分享到:

目前全球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变化和高龄化问题,造成区域性失业、弱势就业和工作贫困等长期趋势,各国需要有政策行动以因应就业风险的压力与挑战。 ILO提出全球未来就业的长期趋势,简述如下:

一、全球经济成长将保持稳定低度成长
2017年全球经济成长率达到3.6%,因多数主要经济体的经济活动缺乏明显刺激措施,且固定投资仍处于中等水准,预计未来的成长幅度将保持在4%以下。

二、全球失业人数仍高达1.9亿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最新推估,2018年全球失业率将从2017年的5.6%微幅下降至5.5%,预计2018年失业人数超过1.92亿人;2019年全球失业率保持不变,但失业人数将增加130万人。

三、弱势就业人数正在上升
2017年全球弱势就业(自营业者和家庭佣工)人数约14亿人(42%),主要为开发中国家(约76%)和新兴国家(约46%)的占比较高,由于就业情势改善幅度不大,预计2018年和2019年每年弱势就业人数将增加1,700万人。

四、减贫的脚步趋缓
全球劳动力市场减贫进展缓慢,2017年新兴国家与开发中国家的人均家庭收入或每天消费低于1.90美元(PPP)的工作人口超过3亿,无法适应开发中国家日益成长的劳动力的需求。但预估2018及2019年极端贫穷人口每年将减少1,000万人。

五、区域与国家的就业仍存在显著落差
已开发国家连续6年失业率下降,2018年降至5.5%,而新兴国家失业人数却增加约40万,2019年将增加120万。 2018至2019年间,开发中国家的失业人数预计将每年增加50万,失业率维持在5.3%左右,持续低品质就业和工作贫穷仍是主要挑战。

六、劳动力市场仍存在不平等状况
女性平均参与劳动力市场的机会较小,全球就业率的性别差距超过26%。妇女在较高品质的就业机会受到限制。而全球青年(25岁以下)失业率高达13%,为成年人失业率(4.3%)的3倍,并且同样存在性别不平等现象。

七、服务业结构性转变对工作品质造成压力
技术进步、资本积累、全球化、人口结构和政府政策等内外力量,都将推动各产业的就业再分配。预计服务业就业人数将增加,而农业则依旧维持下降态势,但皆存在弱势的非正式就业。

八、人口老化增加未来劳动力市场压力
由于平均寿命提高与出生率下降,全球劳动力的成长幅度缓慢,对养老金制度与整体劳动力市场造成压力。人口老化导致平均劳动力的年龄增加,挑战劳工创新能力与应对市场结构变化能力。预计2030年,全球劳动者的平均年龄预计将从2017年的不到40岁成长至41岁以上。

以上趋势都构成就业挑战,各国需要有政策行动让退休人员摆脱贫穷,推动尊严就业,帮助高龄劳工适应劳动世界的变化等。透过终身学习以培养就业能力,是扩大就业机会的关键,鼓励老年劳动者参加培训和技能增进计画,以降低提前退休的风险及养老金制度所面临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