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前冷门赛道收获百倍回报!伟高达创始合伙人季淳钧:早期投资愿意承担技术风险

10月27日,新能源汽车电机和动力系统提供商精进电动正式登陆科创板。早在精进电动成立当年,伟高达创投即投资90万美元,成为精进电动早期投资人之一。为何在10余年前新能源汽车产业尚处于冷门时入股精进电动?早期投资关注哪些赛道?今年年初布局SPAC基于什么考虑?对此,证券时报记者近日专访了伟高达创投创始合伙人季淳钧。

在季淳钧看来,相比市场风险,早期投资更愿意承担技术风险,技术风险可以依靠学术经验和行业专家,以衡量是否可控,而市场风险更多地是靠运气。

“当时,市场还没有新能源汽车的概念,各国只是对汽车空气污染排量有些要求,市场考虑最多的是能够用氢能和太阳能等能源替代石油和汽油。”季淳钧向记者表示,“我们考虑到无论哪种能源形式,驱动都是电动,于是投资了这一在当时看来是冷门的赛道。”

谈早期投资:13年前投了一家冷门赛道公司

2007年,精进电动创始人余平和蔡蔚在美国萌生了回国创业的想法,成立仅两年的伟高达创投,得知这一消息后,赶赴纽约长岛和两位创始人见面了解创业计划,几个月后做出投资决定。2008年,精进电动正式成立,伟高达最初以90万美元入股,成为精进电动最早一批投资者之一。

13年来,伟高达创投曾对精进电动追加投资几百万美元,截至目前,合计回报率已超百倍。据悉,伟高达创投首次投资精进电动时,该公司的估值不到500万美元,也即约3000万元人民币,截至上市首日收盘,精进电动总市值已超百亿元。

2005年成立的伟高达创投,尽管一直专注于亚太以及全球市场的早期投资,但专注的赛道并非一成不变。成立前10年,伟高达创投的投资方向以亚太消费能力提升领域为主,投资一些游戏公司和互联网公司。

“大约6、7年前,伟高达创投的投资方向发生了较大改变。”季淳钧向记者表示,“原因在于10年的投资经验告诉我们,投资风险大概可分为两类,一类是市场风险,新产品推出后市场是否买单,这一风险较难预测,除非整个赛道都投,这就变成了投赛道而非投企业,否则能够成功有很大的运气;另一类风险是技术风险,有些技术可以解决实际问题,但技术是否成熟、能否量产也有风险。当时我们意识到,技术风险可以依靠学术经验和行业专家进行把控,而不像市场风险只能靠运气,于是投资方向转向硬科技。”

据季淳钧透露,继此次精进电动登陆科创板后,伟高达创投所投的一家生物医药公司计划于明年一季度登陆纳斯达克。

“成立16年来,伟高达创投每年投资五六个项目,合计投资了70、80个项目,部分项目通过上市、并购等方式实现了退出。”季淳钧说。

谈SPAC上市:内地资本市场短期应不会启动

作为一家早期投资人,伟高达创投去年开始布局SPAC,由其成立的SPAC——Vickers Vantage Corp.I今年年初在纳斯达克市场上市,目前正在寻找优质且成熟的企业并购上市。

季淳钧向记者透露,并购标的预计一个月内将有消息,“这一单并购完成后,明年将启动SPAC上市第二单,新加坡已出台了相关规则且较为友善,伟高达创投的第二单SPAC或将在新加坡上市,时间大概在明年年初。”

谈及SPAC上市机制的特征,季淳钧表示,实质上市的是壳公司,再找标的企业装入上市公司,这一过程属于并购,“对企业上市流程而言,SPAC模式属于一个有意思的制度创新,并购过程是谈判,而不像传统上市需要投行和投资人询价等,从而避免启动上市过程中的各种不确定性风险,受到上市公司投资人、企业股东和企业的青睐。”

起源于加拿大并在美国证券市场迎来爆发增长的SPAC,不仅获得创投机构的青睐,交易所也为之心动。“SPAC已成为美国主流上市模式,数据显示,美国今年以来近80%的上市都是SPAC形式,看到这一现象,任何一家交易所都会心动。”季淳钧说。

今年9月,香港证券交易所发布SPAC上市机制征询市场意见。“这说明香港证券交易所对SPAC市场还是心动的。”季淳钧说,“不过,从征询条款来看,行业的反馈并不觉得太友善,而新加坡今年4月份征询意见时,市场同样觉得有一些不太友善的地方,于是向交易所反馈,9月份正式宣布时,规则还是不错,下一步要看香港证券交易所最终明确的规则,目前还是持乐观态度。”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今年9月曾提及,证监会持续在关注SPAC模式,是否在每个市场都具备条件呢?这需要进一步跟踪和研究。

“内地资本市场短期内应该不会考虑SPAC,毕竟内地还有很多企业正在排队申请IPO上市,可以说内地资本市场不缺上市标的。”季淳钧说。

在季淳钧看来,无论香港证券交易所还是内地证券交易所,从市场角度看,是否采取SPAC模式上市的核心问题在于并购上市流程是否简化,“SPAC模式之所以在美国发展迅速,原因在于美国并购流程与规则与比上市大为便捷,而国内,反向并购或者借壳上市视为上市,在规则和流程上并不占优势,如果相关规则不简化,SPAC上市模式很难开展。”

季淳钧同时表示,北交所的成立,从创投的角度而言,多了一个退出的渠道,北交所可以看作是新三板的升级版,新三板的主要问题是流动性差,流动性能够完善并不完全取决于规则,还得看是否有优质资产,“对北交所而言,如何吸引优质资产上市,打造交易所自己的卖点,未来至关重要。”

谈美元基金:长期仍对中国经济发展乐观

成立16年来,伟高达创投已成功募集并管理了六支美元基金和一支人民币基金,管理规模超过30亿美元。

今年以来,在我国对互联网、教育培训等行业的整顿和监管下,相关企业赴美上市短期内变得困难,这给投资国内企业的美元基金退出带来较大影响。

谈及目前美元基金面临的困局,季淳钧向记者透露,近两年伟高达创投美元基金投资国内项目进程较慢,“投委会全球看项目,从估值和风险的角度看,国外项目还是略占优势,因此在相关政策出台后,伟高达创投美元基金受的影响较小。”

“当然,个别行业的确是有一些风险,比如校培机构,伟高达创投早期有投了一些在线教育企业,不过我们的风格是不直接投2C的企业,通常投的是在供应链上支持2C的企业,也即平台公司,在教育培训行业整顿的风波下,所投企业的客户受到影响,但平台可以做一些客户转移。”季淳钧说。

从长远的角度看,季淳钧并不太担心所投的中国项目,“中国经济发展还是很乐观,VC市场与股市相比一个较大的优势是,因为未上市所以也不受市场波动,只要有耐心把企业做好,还是会有机会的。”

目前,伟高达创投正在募集的第六期美元基金,到上月底已募集到2.5亿美元。与此同时,伟高达创投第二期人民币基金也已正式募集,据透露,正与各地政府的医疗产业引导基金进行接触,拟主打招投联动,帮助地方政府引进国外有前景的项目。

“投资大方向依然是硬科技,伟高达创投寻找项目时,愿意承担技术性风险,但不愿意承担市场风险,因为技术可以解决某些领域问题,只要技术好,不担心有没有市场。”季淳钧表示,“同时,伟高达创投还正在关注ESG等方面的投资,已投资了加拿大一家地热公司,该公司已获得了淡马锡和BP跟投。”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前途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