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的金融科技业繁荣究竟是“炒作”还是绝佳的投资契机

在全球所有的创业市场中,拉丁美洲的金融科技市场最为火爆。资本正飞速流入拉美地区的金融科技公司,促使初创企业以惊人的速度创造私人市场价值。

https://unsplash.com/
fintech

流入拉美地区金融科技初创公司的资本量看似过热,实则是有其根据。这并非意味着,每一笔交易以及背后的估值都合情合理。但有几个因素影响了这些公司筹集的风险资本总额比最初看起来更合理。

特定市场的监管部门顺势帮助金融科技产品形成势头。我们稍后会提到拉丁美洲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Pomelo和金融科技平台Belvo。此外,美国二手商品交易平台Swap正在努力建设基础设施,这有助于将更多的金融服务推向市场。

最后,拉丁美洲金融科技市场的退出量正在上升。这表示资本会返还给那些竞购拉美地区初创企业的投资者,还代表过去存在私募市场的资金以及最近流动的资金可以再投资于初创企业,形成良性循环。

我们可以先快速思考一下拉丁美洲的金融科技初创公司今年筹集的资金数量,然后再讨论其背后的逻辑。

资本潮

风险投资数据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表明,尽管过去五年间,拉丁美洲金融科技公司的融资额从1.38亿美元增至31.4亿美元,但2021年的增速与往年不同。

事实表明,最近几个季度,任何特定风险资本市场或初创企业类型的美元交易量都创历史新高。但我们看到的交易数据往往与之前持平,甚至更低。拉丁美洲的金融科技公司的情况并非如此。到2020年和2019年的最高峰,该地区的美元和交易都将崩溃,事实上已经如此。

美元结果将比交易数字更令人印象深刻,但两者都将粉碎之前的总数。

将我们的视野缩小到年度和年初至今的季度统计结果,拉丁美洲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刚刚获得了有记录以来第二好的季度。创业团队的2021年第三季度仅在2021年第二季度被击败;如果我们剔除第二季度的数据作为参考,2021年第三季度本身就比之前任何季度记录都高出一倍多。

因此,尽管2021年第二季度的数据是最高的,但第三季度的数据仍令人惊叹。从长远来看,该地区金融科技初创公司第二季度筹集的25.8亿美元,超过了除2020年以外的其他任何一年的同一类公司的融资额。就单单这一个季度而言,已经非同寻常。

令创始人高兴的是,这笔资金并不仅仅停留在初创期的一个阶段。相反,到2021年为止,68%的拉丁美洲金融科技初创公司处于交易早期阶段,14%处于中期阶段,12%处于后期阶段。相比预期,最后一组的工作量有点过重,但新项目的管道似乎非常强大。

是什么推动了美元、交易和早期创业公司的发展?有以下几个方面。

随波逐流无论好坏与否

谈到拉丁美洲的金融科技公司,最先浮现在我们脑海的国家也许是巴西。mega neobank Nubank在那里成立。

据CB Insights报道,在第三季度,全球十大B轮金融科技融资中有两轮融资地点在巴西——比特币交易所Mercado Bitcoin和金融科技公司Cora。

https://unsplash.com/
The Exchange

近期监管推广,巴西收获颇丰,如巴西中央银行新的付款系统Pix在全国范围开展应用和施行开放银行倡议。作为投资平台ONEVC的普通合伙人,布鲁诺·吉村Bruno Yoshimura称该情况为,“中央银行一直筹备大量工作,Pix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已有1.05亿人注册,这实属令人着迷。”

正如我们过去所说,环境越具有挑战性,初创公司机遇更多。例如,阿根廷金融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加布里埃尔·格鲁伯Gabriel Gruber,他在推特上开玩笑说,在以公共政策促进加密技术发展方面,阿根廷独树一帜。格鲁伯指的并非像萨尔瓦多那样故意这么做。相反,他抨击了外汇限制和颇具争议的货币政策,它们均激起人们对替代品的兴趣。伊里戈延Irigoyen也表示赞同,称“在货币疲软或高通胀的市场中,加密用例意义重大。”

提前筹备

在拉美地区提供金融科技服务仍比其他地区更难,尤其是跨境地区。但Belvo,Pomelo,Swap等金融科技公司都努力使其更容易实现。“目前,在拉美市场推出金融科技公司大约需要18个月,”阿根廷企业家加斯顿·伊里戈延Gaston Irigoyen在美国科技类博客TechCrunch中表示,“Pomelo的目标就是解决这个问题,让拉丁美洲向欧洲靠拢,帮助公司同时打开多个市场。”

同样,Belvo正忙于解决基础设施方面的问题,但其联合首席执行官巴勃罗·维格拉Pablo Viguera认为这是一个新的问题。他称,“最近,那些吸引资金投入的金融科技服务和产品耗时过长,需要大量的资源和技术开发,这其实阻碍了公司的发展。”他补充道,尽管拉丁美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达到与欧洲水平之前,还有很大成长空间,更不必说美国了。

然而,比起较发达地区,拉丁美洲有一个优势:它有更多市场缺口,因此初创企业拥有更多机会。伊里戈延指出,“拉丁美洲约有一半的人没有银行存款,因此金融科技公司近年来一直致力于金融服务现代化和民主化。现在,它们的产品已成为主流。”

这也呼应了巴西金融独角兽公司Nubank所说,自身经营的市场“与发达经济体相比,在金融服务方面仍远远不足。”它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金融服务成本过高”和“拉丁美洲的银行业高度集中。”

“虽然这种集中能让大型银行维持现状,”Nubank补充,“但我们认为,这也为新加入者创造了一个有利环境,他们可以利用先进的技术、数据和服务来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

伊里戈延称,虽然这个过程很漫长,但别忘记考虑另一个因素。这次浪潮“加快了推出普惠金融和应用数字支付方式的步伐。”

追逐大量资本,往往伴随着激烈竞争

虽然新冠病毒推动了数字产品和服务的应用,但它也改变了劳动力市场。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事情并非一帆风顺。拥有大量新资金的拉丁美洲金融科技公司不吝于投入资金,进行快速招聘。但是疫情爆发后,比起拉丁美洲的同行和大型跨国公司,它们更愿意接受远程招聘。

维格拉告诉交易所,“招聘合适的人才充满挑战,尤其是在总体需求量很大的情况下。”这并不令人惊讶。但他还补充道,多亏了“新冠病毒,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在拉丁美洲招聘,因为该地区人才资源丰富。”对于希望用劳动力换取更多美元和更多份额的拉美地区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但就当地初创企业而言,这一点就不太美好了,它们不仅要与周边的初创企业竞争,还要与名气更大、资金更雄厚的全球科技巨头竞争。

对于金融科技初创公司来说,拉丁美洲的风险资本市场存在其他问题。吉村称,目前,公司平均投资速度是去年的2.2倍,今年完成的交易中一半来自金融科技公司。这些数字表明,地区性金融科技初创企业迅速崛起加剧了人才招聘竞争,而且该行业的初创企业的庞大数量再次加剧了人才市场的竞争。

资本流动也刺激了初创企业之间的市场渗透竞争。维格拉称,从地区层面上讲,Belvo是有一些竞争对手,但他还认为,Belvo提供“真正的泛拉丁美洲”服务,使其脱颖而出。

尽管如此,维格拉也承认,Belvo的市场是一个不断增长的空间,他相信这对金融科技行业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更多的参与者认识到应用程序接口API对整个地区有着转变金融服务的潜力。

在拉丁美洲,金融科技工程的成功案例可能有很多,但巨大的资本流入会使当地人才市场紧张,竞争格局日益残酷,直到完全淘汰那些实力较弱的参与者。

初创公司和风险投资者所求为何

如果一个更具竞争力的产品和人才市场会让你停止在拉丁美洲金融科技领域下注,那你就不是风险投资者。为什么?因为风险投资者追求的是超额利润回报,即回收全部资金和与投入资金相同的利润。只要拉丁美洲出现这样的赢家,它就会继续吸引超大规模的风险资本。

没错,这里说的就是Nubank,它将进行大规模的首次公开募股IPO

与交易所谈话中,吉村提到,“Nubank可能在拉丁美洲设立一个新的标准。他认为,从未有过一家大型风险投资支持的B2C公司,能像Nubank一样,在一个庞大的行业中占据如此之大的市场份额。

此次IPO表明,客户不仅能在拉丁美洲地区建造金融科技独角兽公司,还可以建造十角兽,甚至还能在这种受到高度监管的行业下运营。

吉村补充道,“Nubank正预设一家企业在IPO中能达到的最大规模。这会让风投们深度思考,如果一切进展顺利,一家企业能达到多大的规模。”

某种程度上讲,Nubank的IPO将是一个定调事件。如果Nubank股价强劲飙升,人们普遍预计它会表现良好,那么拉丁美洲金融科技公司享受的资金喷涌会持续下去。如果IPO表现一般,也不足以成为减缓资本流动的负面信号。但如果IPO表现不佳,那资金流入可能会被叫停。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前途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