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收到“新年红包”!“背叛”乔布斯的二把手,苹果对岸的掌舵人

在2022年这个全新的开始,苹果一跃成为全球首个市值3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伴随苹果的一路高歌猛进,人们也将目光不自觉转移到了苹果CEO蒂姆·库克身上。

离开了乔布斯的光环,曾一度被看衰的苹果,如今在新掌舵人库克的手上,焕发出了与乔布斯在任期间,完全不同却也颇为亮眼的光芒。人们无法忽略,对于苹果如今所取得的辉煌数据和成就,库克始终功不可没。

2022012804334913

库克的“头号战役”:重塑苹果供应链

市值突破3亿!这条轰轰烈烈的新闻,足够让苹果公司的董事们“过一个好年”。而与苹果市值同期上涨的,还有CEO库克的年薪。2022年的第一周,公司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宣布,给CEO蒂姆·库克涨薪逾6倍,库克的年薪自此逼近了1亿美元大关。

时间回溯到24年前,那一年也是库克在苹果任职的第一年。苹果创始人乔布斯对这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开出了150万美元的高薪邀请。更神奇的是,他只用了五分钟谈话,就说服了这个年轻人离开康柏,走进了当时濒临破产,在风雨飘摇中几乎停摆的苹果公司。

“你怎么会想去苹果呢?你是不是疯了?”这是当时所有人对库克的一致评价。但对于苹果而言,在乔布斯看来,库克才是那个最适合来到苹果,在此刻挽救苹果的人。

2022012804335339

1993 年,苹果 Powerbook 笔记本电脑库存严重过剩,使苹果元气大伤;1995 年,苹果严重低估了新一代 Power Mac 的需求,早早断货,因补货不及时,损失了大量订单。有学者统计,当年苹果的后台,有 10 亿美元订单没有完成,堪称史上“最大的供应链灾难”。想要解决这一切,需要像迈克尔·戴尔这样能打造专业供应链的人才,而当时能与其媲美的,只有时年 38 岁的库克。

公司老员工们纷纷质疑这个年轻的小伙子,认为他无法处理苹果这堆烂摊子。此时的他们,还没见识到库克“化腐朽为神奇”的供应链管理才能。

在入职苹果后短短7个月里,库克手脚麻利地将库存周期从 30 天压缩到 了6 天;把库房里堆着的待售电脑,从价值 4.37 亿美金,降到了 7800 万美金。他寻找外包生产,将库存压力纷纷转嫁给供应商,甚至还说服了一批供应商在苹果装配厂附近建厂,以便其可以更快、更频繁地交付零件。

2022012804340416

在库克的努力下,1999 年,苹果的库存降至只够维持两天的存量,库存货品价值不足 2000 万美元,却能保证稳定供货不断货。这一超低的库存水平,推动着苹果开始奋力赶超当时的竞争对手——戴尔。

随后,苹果供应链正式进入了“库克-富士康时期”。在富士康8000 多名工人日均 iPhone 产量突破 1 万台的运作能力下,苹果顺利转危为安,由巨额亏损逐渐走出了高昂的盈利步伐。

借助库克的外包策略,苹果内部的厂房、工人和零件库存压力,就此转移到了外部。苹果摆脱了臃肿,自身的能量得以大大解放。

一切就像库克本人所形容的,“库存产品就是魔鬼,你必须像经营奶制品一样经营经营公司。”就这样,如此“害怕”库存的库克,通过重塑苹果供应链的铁腕手段,打好了他在苹果内部的头号战役。

专注于“刨根问底”:寻找中国市场同盟

时间来到2012年。此时,库克已经接替乔布斯,成为了苹果的“当家人”“。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他提到了乔布斯生前对他说过的一段话:我还记得沃尔特·迪士尼(迪士尼公司创始人)离开人世的那段时间,人们左顾右盼,不停询问一个问题‘如果华特还在的话,他会怎么办’,公司的业务一片瘫痪,人们围坐在一起开会,讨论的也是‘如果沃尔特还在,他会怎么办’。我希望你永远不会问我同样的问题,你只需要做正确的事情。”

不负乔布斯生前的嘱托,库克顶住了上任以来的种种非议,在公司的几次重大抉择面前,都敢于坚持着自己的决定。

2022012804341119

有别于乔布斯对中国市场的“无视”,库克非常“偏爱”中国市场,仅2013年就来往中国三次,并开始试图和中国联通、电信、移动等达成合作,以期获得庞大的潜在用户。

2010年,柳传志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评价乔布斯说:“苹果正错过中国市场一大机遇,我们很幸运,因为乔布斯的脾气很坏,没把中国市场当回事。如果苹果花在中国消费者身上的功夫与我们一样,那我们将会有麻烦。”然而,乔布斯那些年的“错过”,如今正被库克悄然拾起。

随着iPhone 5S系列与iPhone 6S系列大放异彩,中国市场成为了驱动苹果营收增长的重要引擎。自2014年开始,苹果在大中华区的营收便维持在了20%左右,苹果近50%的供应链开始来自于中国。

在执掌苹果的九年间,库克先后来了中国15次。在这期间,他还结识了同样是企业家的马云,双方都表现出了合作的兴趣。2018年,新 iPhone 的抢购堪比双十一热潮,首发开启后,苹果官网竟出现了宕机,所幸,天猫旗舰店运作正常,分分钟“拯救”苹果于水火之中,也为彼此的搭档奠定了良好的开场。

2022012804341573

除却拥抱中国、选择搭档外,库克还做了很多其他“乔布斯不会做的事情”。1983 年,年轻气盛的乔布斯曾亲自跑到竞争对手 IBM 总部门口竖起中指;2014 年,库克却毅然宣布和 IBM 合作,共同为企业开发 iOS 应用程序。截至 2017 年,两家已共同开发企业定制 APP 百余款,覆盖了医疗、金融、旅游等各个领域。

在公司经营方面,和乔布斯强调团队竞争的理念不同,库克更看重团队间的协助,但这仍不妨碍大家将他视作苹果的“暴君”。

员工们评价库克:“他会用问题把你活活撕碎。”(He will slice you up with the questions.)“他会先问你 10 个问题,如果你都答对了,他会再问你 10 个。如果你一年到头都答对了,那么恭喜你,明年开始他只问你 9 个。但如果你答错一个,他会立马追加到 20 个,甚至 30 个。”

2022012804353853

在一次会议中,一家中国制造商出了一些状况题。库克随即说道:“太糟糕了,应该有人到中国管一管这事。”半个小时以后,他盯着运营高管萨比赫·汗上下打量,一脸严肃地问他:“你为什么还坐在这儿呢?”

萨比赫“腾”地一下起身,开车前往机场,订了最早前往中国的航班,甚至忘记了回家收拾行李和衣服。不难想象,这位刨根问底的CEO平日是如何用各种“刁钻”问题,抓出公司经营内部的一切细节。

拥抱自己的信念:让一事一物变得更美好

在许多人眼中,乔布斯是一个通过产品改变世界的战士,而库克只是一个商人。在他们看来,库克接手后的苹果产品,在很多方面褪去了创新的色彩,变得一般,平常,”“乏善可陈”。

但对于创新,库克的看法自始至终都很与众不同,他说道,“有人认为创新就是改变,可我认为,让事情变得更好,就是创新。”

2022012804342911

2015年12月,心怀创新理想的库克,经历了他在任苹果期间的最大浩劫,由于美国加州圣贝纳迪诺发生一起枪击案,导致 14 人死亡,22 人受伤。枪击案嫌疑人赛义德·法鲁克使用了一台 iPhone 5C ,用了一个 4 位数的锁屏密码,导致联邦调查局和美国国家安全局无法破解,为此FBI 希望苹果开发一个特殊版本的 iOS 系统,可以让他们无限次数尝试解锁。

面对政府的施压,凌晨 4:30,库克发表了一封致全体苹果用户的公开信。他说:“政府的要求令人胆寒。”(The implications of government’s demands are chilling.),他相信 FBI 的意图是好的,但保护苹果用户的隐私是他的责任。他还表示,已经做好准备,把官司打到美国最高法院去。”无论处境如何艰难,苹果的领导者都不会放弃自己的信念。(Apple’s leader wouldn’t back down from his beliefs, even when things got really tough.)”

2022012804344911

这是第一次,公众们亲眼看到库克寸步不让,据理力争的一面。库克努力向全世界表明,他并不是支持恐怖主义,但他要坚守对用户隐私的保护。

“如果我们对于生活中的信息和隐私被泄露、收集整合并且贩卖这件事习以为常,那么我们失去的将不仅仅是数据,而是作为人的自由。”在斯坦福大学演讲的库克,一路从未放弃对自由和美好的追寻。

2017 年,苹果发布的一份内部报告显示,苹果公司 29% 领导者是女性,30 岁以下的领导者中,有 39% 是女性,目前,这一比例还在继续增加。对此,库克表示,“希望苹果的员工是开放的、包容的,而不是由白人男性一手主导的,那样会阻碍创新。”

此外,在上任 CEO 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库克就宣布了一项重大举措:为员工设立一个慈善配对项目,每年每个员工,如果对外捐款,那么苹果公司会追加同等数额的捐款,上限是 1 万美元。”

2022012804360030

在项目启动的前两个月里,公司和员工总共捐赠就超过了 260 万美元。在库克执掌苹果的 8 年中,苹果还向各种教育机构、环保组织捐赠了数亿美元,并为无数女中学生创造了更多、更好的学习和实习机会,帮助她们顺利进入科技行业的工作。

就在众人将他和乔布斯进行比较的这些年里,库克本人却十分淡然地将精力放在了人们未曾关注的角落里。他做了很多鲜为人知的慈善工作,通过致力于推动公司内部员工的性别平等和种族平等,增加员工多样性以及资助困难儿童等等做法,一如既往贯彻着自己的“美好即创新”理念。

当一番又一番汹涌浪潮退去,人们仰光苹果华丽荣耀的同时,也在瞩目着这个并未取代乔布斯,却也带领着苹果创下了一个又一个记录的男人。

2022012804360166

在他接手的这十年,似乎每一次发布会都能听到无数吐槽的声音,但声音背后,是一波又一波产品的热卖。不会骗人的数字和业绩,证明着他在这十年里,为苹果公司创造的巨额利润,也使他成为了一个备受资本青睐和众人尊敬的公司管理者。

对于这些荣耀,库克只是轻描淡写了一句,““我只知道,我得尽力成为最好的自己。””

2013 年,库克回到了他就读的MBA 母校——杜克大学福库商学院。主持人问到他,“什么是好的领导力?什么才是富有道德的工作?”

2022012804353679

库克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让一事一物,比你遇见它的时候,更加美好。Leaving things better than you found them.

掷地有声的旋律仿佛引领着人们回到了那个一切科学技术方兴未艾的年代,也回到了乔布斯和库克第一次相见的那个小屋里:

 “很多人或许已经忘了,1997 年到 1998 年初,苹果已漂泊多年,漫无方向。

但乔布斯觉得,苹果能再一次成为伟大的公司。

他想知道,我愿不愿意来帮忙。他的愿景是让强大的科技变成人人易用的电子产品,他希望苹果的产品能帮助人们实现梦想,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

而我是一个念过 MBA 的工程师,这些训练让我变得务实,成为一个聚焦于解决问题的人。

那一天我却发现,自己坐在这个40多岁、手舞足蹈的家伙面前,看着他大谈什么要改变世界。

这与我的期待大相径庭,因为,说起我在1998年的工作,我那时也在随波逐流、毫无目标。在工作中,我一直觉得只要把事情做到位就够了。不错,我也有自己的价值观,我也有想要改变的东西,但我一直以为这些,应该在个人生活中实现,而不是在工作中。

乔布斯跟我的想法不一样,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燃起了我青年时的雄心壮志。

在我们第一次会面中,他让我相信,如果我们并肩作战,推出好的产品,我们一样可以改变世界。

没想到的是,我被他说服了,我接受了这份工作,彻底地改变了我的生活。

时至今日,那次见面已经过去了 17 年,而我一次都没有后悔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insight/5708722/

(0)
一酎蓝的头像一酎蓝
上一篇 2022年1月28日 下午12:44
下一篇 2022年1月28日 下午12:4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