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下场,群雄PK,科创板“云计算第一股”亏损6亿背后的机会之争

2022050608434372

近日,云计算服务商优刻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UCloud)发布了2021年度报告。报告显示,优刻得2021年营业收入29亿元,同比增长18.17%,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3亿元,同比减少了84.75%。

作为国内赫赫有名的独立云厂商,盘踞于上海整十年的优刻得,接连在全球铺满32个服务可用区,却也在2020年和突发的疫情“相向而驰”,呈现接连亏损的发展疲态。令人不免心存疑惑,在云计算风起云涌的当下,早早“入海”的优刻得,是否还能继续凭一己之力,在与众多同行厂商的PK大赛中破局突围呢?

1

危机的现状:亏损,下线,高管散伙

一场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推动云计算市场迎来二次爆发增长。数据分析公司GlobalData最新研究显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超过80%的企业高管认为网络安全和云计算,是帮助企业度过危机的关键。疫情期间,企业纷纷开启远程办公,云计算帮助了83%的受访企业在运营中发挥作用。

广州数字经济研究院也针对云计算产业进行了数据统计,结果显示,2020年,我国云计算市场呈爆发式增长,整体规模达到了2091亿元,同比增速56.6%。从细分市场占比来看,我国公有云市场占比逐年提升,2020年公有云市场规模达1277亿元,占比61.07%;私有云市场规模达814亿元,占比38.93%。

2022050608434691

庞大的云计算产业蛋糕,吸引一众科技巨头的海量投入,而早在市场份额中“尝到甜头”的优刻得自然也在其中。根据优刻得发布的年报可以看出, 2017年-2019年,优刻得研发投入分别为1.06亿元、1.60亿元和1.88亿元。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研发费用为1.64亿元,同比上升14.83%。

加码研发投入的成果,直接体现在了公司接连增长的营收数据上。2020年前三季度,优刻得实现营收16.38亿元,同比增长52.87%。然而,同样也在这一年,优刻得净亏损却达到了3.4亿元,这也是优刻得自2017年来的首次亏损。深究其财报数据可以发现,在2020-2022年间,优刻得营收增速均保持在27%以上,但另一方面,它的净亏损也在徒然扩大。2021年,优刻得净亏损扩大超七成,达到6亿元。

2022050608434976

在公布2021年业绩快报后,优刻得次日股价即刻下跌4.75%。同一时期,优刻得还发布了公司第二、第三大股东的减持计划公告,“对于外部环境影响,公司会对客户结构做相应调整,比如会更加重视传统行业的中小型客户。”优刻得董秘办对此解释道。

走向低迷的业绩和持续亏损的数据,让优刻得在前景光明的云计算市场中显得格外风雨飘摇,更加屋漏偏逢连夜雨的事件也接踵而至。今年3月初,优刻得官方通知显示,因产品运营调整,优刻得的物联网UIoT公有云产品会于3月31日0时下线,建议用户尽快到控制台确认并完成相关数据迁移。

今年4月,优刻得高层“主战力”,任首席运营官和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华琨,离开了优刻得。尽管优刻得官方一再声称,这些变动并不会对优刻得的业务经营产生影响,但由此蔓延而来的凝重氛围和危机感,仍令部分投资者对优刻得的发展持有了悲观看法。

2

高光的曾经:上市,投资,深耕赛道布局

站在云计算的时代风口,如今在跌宕波折中前行的优刻得,其实并不常有这样的“狼狈”。2020年1月,风头正猛的优刻得凭借强大的技术实力和傲人业绩,正式登陆科创板,被称作“中国云计算第一股”,同时也成为了中国A股市场首家“同股不同权”的上市企业,一时间羡煞旁人,风光无两。

2022050608435341

那一年,公司的创始人季昕华面对采访,回顾自己的八年创业历程。优刻得成立初期融资困难的囧境,和创业公司做云计算服务初期的艰辛,走入公众视野,被台下听众所近距离感知。

在优刻得创立初期,创始人季昕华和他的两个合伙人华琨、莫显峰“三足鼎立”,分工明确,“三个人以前是同事,相对比较熟悉,又刚好能力比较互补,CTO是技术比较专长,COO比较细心,我主要是往前冲,做一些战略方面的事情。” 团队中的老大哥季昕华,对创业初期的“三人行”组合这样评价。

事实上,创办优刻得并不是季昕华的首次创业。在此之前,他曾就职于华为、腾讯、盛大等大厂,担任过腾讯安全中心副总经理、盛大云总经理等职务,还成立了深圳红军旗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业务主要围绕修复网络安全漏洞展开。优刻得的首席技术官莫显峰,曾是腾讯的架构平台部技术总监;首席运营官华琨,则担任过腾讯互联网运营部运维总监、云平台部运营总监。三人相识于腾讯,最终相聚在优刻得的创业之路,一路扶持走来。

2022050608435619

公司创办一年后,优刻得迎来它的第一笔融资,来自DCM、BAI(贝塔斯曼)两家投资机构。2014年,DCM再次投资优刻得,本轮融资由BAI和君联博珩领投。2015年,优刻得再次收获了近亿元融资。2017年,优刻得顺利获得了来自元禾重元、甲子拾号两家投资机构的D轮融资。

2018-2019年期间,优刻得迎来了央企投资的新一轮良好局面,它和中国移动下属的中移资本达成投资合作关系,后又联合上海移动联合发布了移动云U版产品。

到了2020年,优刻得成功中标“中国移动通信有限公司政企客户分公司DICT全国集成库(第一批)集中采购框架-私有云”项目,与华为、浪潮、腾讯云等共同入榜中国移动私有云建设合作伙伴名单,与中国移动联手打造私有云解决方案和技术服务方案。

2022050608435948

目前,优刻得的客户包括互联网企业、政府和传统企业,行业涉及游戏、电商、直播、AI、政府管理、政府数字化、零售、教育和医疗等领域。

季昕华预计,“产业互联网的机会越来越大,对于云的需求也愈发强烈。”“研发、技术和数据是优刻得发展的核心能力。像安全屋、混合云、智能网卡、PATHX全球网络加速都是我们最早推出的。未来,我们还会不断研发出更多产品,包括帮助政企有效开放数据,防止数据垄断,为高校、医院的数字化转型提供定制化解决方案等。”这样说道的季昕华,将优刻得的未来目标瞄向了市场足够大却也足够分散的政府市场和传统行业细分市场。

3

竞争的未来:变化、成本和巨头围剿

立足十年的耕耘,优刻得打下了稳固的用户江山。而面对净利润的下降,优刻得则给出了自己的解释。公司认为,在报告期内,教育、游戏、直播等行业的环境发生了变化,年初为此准备的资源未充分利用;电商等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放缓,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的经营业绩。

此外,低毛利的云分发业务收入占比提升,导致整体毛利率下降,部分互联网细分行业头部客户的引入,存在议价空间不大且对于稳定性等要求高的特点,优刻得缺少同等规模可匹配的其他客户来提升资源复用率,所以目前盈利水平较低。

将大量研发经费,用于不断提升产品性能(尤其是在计算能力方面),以短期内基础资源和研发的投入换取长期的盈利能力,也是优刻得强调的原因之一。与此同时,设备等资源的采购价格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这也进一步压缩了企业的毛利空间。

2022050608440272

优刻得内部统计,其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约38.49%。公司为创造产品价值、开拓市场实现行业突破,加大了研发和销售人力的投入,导致人力成本和股权激励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约1.62亿元,其他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约5,080.87万元。

庞大的支出,为企业扭亏为盈背负高额成本。而降低产品毛利,也使优刻得经营利润的提升变得更加困难。“要跟巨头竞争必须要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我们希望成为这些梦想者们的合作伙伴,希望帮助他们一起跟巨头去PK。”几年前的季昕华这样评价当时的云计算产业生态,但这句话拿到现在却也依旧适用。

2022050608440538

在和云计算众多大厂的拼杀中,优刻得并未形影单只,而是早有打算。数据显示,优刻得毛利率从2018年起不断下降。2016年、2017年、2018年,优刻得毛利率分别为29.07%、36.47%、39.48%,到了2019年,优刻得的毛利率降至29.04%,2020年优刻得的毛利率变为8.57%。优刻得2021年的毛利率继续下滑,同比下滑5.13%。

毛利率的一味压低,助力其以充分的价格优势,辅以技术长项,笼络了部分市场份额,也为其和众多用户的合作奠定了基础。但随后的问题也暴露得愈发明显,高成本,售价低,各项高昂支出以及环境变化造成投入居高不下,优刻得该如何实现盈利呢?

2022050608440840

高成本低盈利将优刻得拖进了死循环,另一边,巨头们的云计算战争却刚刚打响,伴随各路企业林林总总陆续涌入云计算市场,大厂的激烈竞争、价格、技术、运营宣发优势,都为优刻得的前行之路再添几重风险和压力。

4月28日,IDC发布了2021年全球云计算追踪数据,据统计,2021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规模增长至913.5亿美元,同比去年上涨35.64%,中国云计算正在持续扩大全球占有率。而全球云计算市场占有率前三名,分别为亚马逊AWS、微软Azure和阿里云。阿里云以7.4%市场份额排名全球第三。

除了阿里云,浪潮、用友网络、华云数据、戴尔科技等也纷纷开启云计算战略布局。在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等巨头围剿之下,包括优刻得在内的腰部云计算厂商,陷入了在夹缝中求生存的尴尬境地。

2022050608440996

对此,国金证券去年4月发布的一份研报表示,云计算行业马太效应明显,头部厂商市场份额提升,但混合云、多云部署可为国内第二梯队的云计算厂商提供成长空间。艾媒咨询CEO张毅则认为,包括优刻得在内的云计算服务中小企业需要在服务器、营销以及相关领域加大投入,为客户提供更有性价比的产品,通过自己的创新业务获得更大的市场,在商业模式创新上,应找到更多的结合点。而不是与巨头正面竞争,拉高自己的成本。

时间回到几年前,优刻得创始人季昕华就云计算企业如何更快实现盈利,给出了预见性的答复,认为其取决于市场的增长空间是否足够大;行业中是否不存在恶性竞争;以及公司是否在持续发展三大要素。

“To B和To C不一样,在To C领域是会产生自然垄断效应和网络效应的;但To B市场不一样,客户一般都会找两到三家或者三家以上公司来询价,也会用三家或者三家以上的产品。就像服务器领域一样,虽然同质化很严重,但目前国内市场还有7、8家服务器厂商都发展得不错。我们认为云服务也是一样,在这个To B的市场中,需要多元化的服务厂商,所以必然会有至少4到5家公司存在,因为我们是中立的,所以如果一般用户选择两家的时候,第二家肯定会找上我们。”

“(云计算)像孙悟空的金箍棒,你要让它变大就变大,让它变小就变小,这是一个弹性能力。” 季昕华这样形容云计算。而一切是否能如他所预期的那样,以及类似优刻得在内的众多入场者,能否在这个高速成长的“定海神针”中崭露头角?一切还有待时间和用户的双重检验。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insight/5745505/

(1)
一酎蓝的头像一酎蓝
上一篇 2022年5月6日 下午4:45
下一篇 2022年5月6日 下午5: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