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吞”德邦,“零担大王”何以至此?

京东收购德邦的靴子终于落地。 

3月11日,快递、物流供应商德邦股份发布公告称,京东物流将通过收购其控股公司的方式,控制德邦股份66.49%的股份,交易完成后,董事长兼总经理崔维星将不再是实际控制人。公告提示,为提高京东集团对下属物流业务板块的整合效率,本次要约收购以终止德邦股份的上市地位为目的。 

对此,京东集团方面表示,双方将继续保持品牌和团队独立运营,战略和业务方向整体保持不变,将在快递快运、跨境、仓储与供应链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 

德邦股份成立于1996年,早年业务以零担快运业务为主,曾被业界称为“零担之王”。在公路运输行业,运输方式可根据重量的不同分为快递、零担和整车三种运输模式。其中,货物不满一整车就可以称之为零担,重量一般在30千克至3吨之间。 

2018年1月16日,德邦股份登陆A股,成为“中国零担物流第一股”。半年后,德邦股份基于零担快运业务推出了大件商品的快递服务,德邦股份的核心业务就此发生转移。不过,德邦股份的转型之路走得并不顺遂,2018-2021年,其零担快运业务收入连年下滑,而快递业务收入则增长缓慢。 

根据德邦股份在1月28日披露的业绩预告,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减少3.8亿至4.9亿元,同比减少67%至87%,2020年同期为5.64亿元。2021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与2020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37123.85万元到48411.43万元,同比减少176.04%到229.56%。为上市以来最差的业绩。 

针对业绩预减,德邦股份方面称,预减主要受外部环境及内部经营策略调整影响。外部环境方面,宏观环境整体景气度有所下降以及大件运输领域竞争加剧使得公司收入增速放缓,且全年油价处于高位对利润产生不利影响。内部策略方面,公司基于长期布局持续加大资源投入,成本、费用阶段性承压。 

与此同时,德邦股份的负债率也在一路走高。2021年年初,德邦股份的资产负债率高达62.14%,到了2021年第三季度,其负债合计已达到了87.92亿元。 

被京东集团收购似乎成为了德邦股份的最佳出路。德邦股份以大件商品快递为主,而京东物流主要以电商平台为主,两者在业务模式方面虽然相差甚大,但在收购德邦股份后,京东集团在物流业务上的布局将得到扩充,京东物流生态圈也将趋于完善。 

转型失败,德邦最终败走麦城 

对于京东集团而言,收购德邦股份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截至目前,德邦股份上市已四年有余,但其业绩却一直不尽如人意。 

一位物流行业人士向DoNews(ID:ilovedonews)表示,德邦股份之所以成功上市,与其扎根零担快运领域息息相关,但在将重心转向快递业务后,德邦股份失去了优势地位,并且还要面临激烈的市场竞争,最终导致形势急转下转。 

根据德邦股份历年财报,2019年德邦股份的归母净利润为3.24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7.01亿元下降了53.82%。与此同时,快递业务的市场份额也从2018年的0.88%下降至2019年0.82%和2020年的0.68%。 

在德邦股份致力于转型的几年中,其曾经的竞争对手先后取得了不小的发展。天风证券在研究报告中指出,2016年顺丰首次进入零担快运行业的前十五名,2019年顺丰快运迈入百亿营收的阵营,而安能物流则在2018年放弃快递业务后,以1025万吨的零担货量成为行业榜首,并最终在2021年11月成功上市。 

转型进入快递领域后,德邦股份坚持实行以直营网络为主的经营模式。其在门店开设、店面环境、服务内容、运输管控、线路铺设等方面都建立了严密的标准化体系。在行业不甚规范的时期,直营模式对德邦股份实现标准化非常有利。 

硬币的另一面是,直营模式也让德邦股份面临着难以快速抢占市场的不利局面。在上市前,德邦股份启动了事业合伙人制度,当时的崔维星认为,直营+事业合伙人能更加适应当前的市场竞争现状。 

事业合伙人网点主要覆盖在相对薄弱的支线地区,能与直营网点形成良性互补,快速且低成本的扩大公司支线网络的覆盖范围,以此形成区别于竞争对手的护城河。 

直营模式再加上灵活的事业合伙人制度确实让德邦股份在保证服务品质的同时继续扩张了市场,但无法忽视的一点是,德邦股份依旧未能摆脱居高不下的成本。根据德邦股份披露的数据,2021年前三季度德邦的资本化支出为24.6亿元,同比增幅达93.17%,这笔费用主要投向直营门店所需要的设备与车辆。 

如今看来,进军快递领域的决定似乎成了德邦股份走向衰落的重要原因。根据历年财报,从2016年开始,德邦股份的总营收增速就在不断放缓,从2016-2020年,德邦股份的同比增速分别为31.57%、19.7%、13.75%、12.58%和6.10%。 

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德邦股份实现营收148.89亿元,同比增长28.16%,其中,快递业务实现收入91.68亿元,同比增长33.67%,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65.84万元,同比下降89.88%,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6亿元,同比下降366.6%。 

尽管德邦加速转身,但由于与竞争对手差距过大,最终未能扭转机局势。截至3月11日收盘,京东物流的总市值为1174.82亿港元,顺丰的总市值为2635.13亿元,相比之下,德邦股份的总市值仅有130亿元,为京东物流的七分之一、顺丰的二十分之一。 

如今,属于崔维星的时代即将落幕,德邦股份的接力棒被交至京东集团的手上。据知情人士透露,京东集团已委派高层进入,崔维星将在6月份前后离开公司。 

收购德邦,京东物流为何接盘? 

3月10日,京东物流发布了上市后的首份年报。2021年公司总收入达1047亿元,同比增长42.7%,其中来自外部客户收入达591亿元,同比增长72.7%,占总收入比例达56.5%。但代价是毛利润、毛利率双双下滑,全年净亏损156.6亿元。

京东物流全年的亏损主要来源于上半年,原因在物流基础设施、技术和人员等核心资源的战略性投入布局。 

财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京东物流运营着1300多个仓库,总建筑面积超过2400万平方米,其中包括京东物流开放式仓库平台管理的云仓库空间。运营上千个仓库虽然让京东物流的运营模式变得极重,但同时也是竞争对手无法复制的护城河。 

有行业人士分析,京东集团收购“零担之王”德邦股份,可以补齐物流版图中最大的一块缺失,京东物流擅长货源、仓储、末端配送,德邦股份拥有车辆,转运中心资源,其服务人员和承运商管理经验丰富,京物流也将获得全面的物流服务能力,于德邦股份而言,则可以借助京东电商平台,增加电商快递件的订单量,扩大客户群。 

事实上,这并不是京东第一次实施收购快递物流领域公司的股份。2020年,京东斥巨资30亿元收购了跨越速运,取得其620条货运航线;2022年2月25日,京东集团和达达集团分别发布公告称,京东集团将于近期完成认购达达集团发行普通股的交易。交易完成后,包含其现持有股份,京东集团将持有达达集团约52%股份。达达将进一步战略承接京东集团即时零售和即时配送业务,并获得京东集团战略资源支持。 

此次收购德邦股份后,德邦股份业将为京东物流注入更为丰富的资源和基础设施,从而加快京东物流进入大件快递领域及零担快运领域的步伐。 

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京东物流CFO马越表示,京东物流会持续保持对并购机会的关注,如果有合适的机会和标的,肯定会积极参与,“对于标的主要考虑两个方面:一是能对京东物流现有网络能力提升有帮助的标的,二是更加关注技术方面的并购标的。”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京东物流的短板被补上,一场新的行业鏖战也将随之拉开帷幕。

来源:投中网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invest/5731522/

(0)
NEXTECH的头像NEXTECH
上一篇 2022年3月29日 下午7:59
下一篇 2022年3月29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