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代码,抢不动程序员的饭碗

最近,号称可能让程序员失业的“低代码”再次引发关注。

有媒体报道,低代码厂商黑帕云被字节跳动旗下飞书团队收购,将于今年5月底停止服务,其创始人陈金洲将入职字节跳动。此次收购,被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是低代码/零代码平台的重新洗牌。

所谓的低代码开发,即无需编码或只需编写少量代码,就可以快速生成应用程序。对企业来说,这能降低IT技术门槛,让更多一线业务人员,参与甚至主导项目的开发。

互联网大厂早已盯上低代码市场。2020年12月,阿里云将低代码开发平台“宜搭”接入钉钉;2021年,腾讯云推出“微搭”低代码开发平台;钉钉低代码平台“钉钉搭”联合低代码厂商,还成立了低代码联盟。

在受追捧的表象背后,低代码还有众多问题待解决。

外界以为的低代码开发,只需要普通操作者在后台拖、拉、拽,就能创建完成相应系统操作,但实际上,在技术应用时,目前低代码的操作,仍需要由有一定技术的程序员来完成。

“低代码方案的低门槛和充分自定义的能力,这两者间有冲突,是这个领域最突出的矛盾。目前大多数低代码方案,主要依靠大量的模板,来降低用户的使用难度”,资深IT技术人员刘星说。这让部分企业对是否使用低代码平台,态度犹豫。 

在商业化上,低代码供应商也走得不顺畅。无论是针对大中型企业客户还是小企业客户,都还没有探索出一条清晰的商业路径。2019年成立的黑帕云被收购,有业内人士认为,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其业绩不够理想,据媒体报道,有知情人士称,这家厂商目前只有200家付费客户。

低代码,真的能做到“人人都是开发者”吗?市场是真有需求还是一场泡沫?

能做到“人人都是低代码开发者”吗?

在低代码的发展中,流行着一句话:人人都是低代码开发者。

低代码平台可被运用到各个行业,有助于使用者缩减工作周期,加速业务进度。“不同低代码产品能解决不同场景的问题”,一位IT人员介绍,例如借助低代码平台,商家能自己线上完成一个投票信息的收集,不需要受过专业训练的技术人员介入。

钉钉宜搭创始人叶周全在今年3月的2022钉钉发布会上,表示钉钉宜搭支持组织业务创新的三种新模式,其中就有一种模式是“人人都是低代码开发者”。

但真的能做到这样吗? 

2019年,刘星所在的团队曾依托微信小程序系统开发过一个低代码平台,试图做到让“全民”参与。但在测试过程中他们发现,这依然考验使用者的“逻辑完备”“思考力”等,且学习成本不低。项目在搭建一年后,最终都没正式上线,就被公司宣布流产。

“在C端,目前做不到全民普适”,刘星说。以低代码的构建能力,没法满足个性、特殊的定制,当要用低代码平台完成的需求,复杂到一定程度,就会让使用者望而生畏。 

他认为,原因在于低代码最终要翻译成代码,代码的编程语言与普通使用者的直觉思维相违背,要消除这一差异,十分困难。

在被运用到更广泛的企业中,低代码依然需要使用者花费学习成本、沟通成本。

一家企业使用低代码平台,首先要付出时间成本。“在企业的具体业务流程中,如果涉及特殊需求,当企业技术人员提出需求反馈给低代码供应商,供应商再开发,再交付给企业时,整个沟通需要时间”,刘星说。

 低代码供应商销售周阳的客户大多是企业型客户,他介绍,根据过往客户的反馈,一位中大型企业的技术人员,接触他们的低代码平台,从不熟悉到完全会使用,大约需要一个月时间。

即便是钉钉,叶周全也曾提到,在钉钉上,低代码开发者中60%-70%是一线业务人员。这也意味着依然存在超过30%的需求,需要非一线业务人员来完成。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低代码供应商需要持续优化,现在还没到完全成熟的地步。

 刘星以一家电商企业需要在Excel表格里做筛选为例,他介绍,每位销售人员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需求,对普通使用者做定制化、个性化需求,对低代码来说有挑战。“有的供应商就会为特定使用情况提供通用模板”,他说,实际上,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人都是开发者”。

同时,使用门槛也仍然存在,“提供的大量模板,使用者对这些模版,也有理解成本”,刘星提到。

另一个行业问题是,“低代码赛道,不论是新创业供应商还是已经融资的供应商,存在的乱象是,做的产品并不是自己开发的开源框架”,周阳说,在售后服务中,如果供应商使用原创开源框架,某个环节出了问题,能快速找出。但如果不是原创开源框架,不清楚开源框架的逻辑,上千万行代码难以查找,也影响着客户的使用体验。

总的来说,低代码平台,作为商业产品,要让使用者易上手,要降低学习成本和时间成本。但作为一个编程语言,它还是存在着理解的门槛和学习的难度。“这两者有难以协调的矛盾”,周阳说。

 难赚钱,还干不赢大厂

在早期,低代码只被运用到小范围的B端市场。在2016年前后,伴随资本的大力追捧,许多BPM(业务流程管理)和表格、表单服务商转型,进入这一赛道,加剧竞争格局。

如何快速收回成本,是摆在供应商眼前的难题。

周阳介绍,低代码平台能满足中大型企业做信息化部署、业务流程管理、流程建模的风险把控等,也适用于成长型企业和初创企业。“一般来说,企业通过购买第三方插件应用,来支持协同办公。目前,供应商的收费标准一般按年租或者按人数来收费”,他说。

 在2020年,低代码开始进化,可分为两类,一类是面对专业人士的低代码,一类是面对业务人群的零代码。对于供应商来说,有B端与C端两个市场供选择。

测试过C端低代码平台的周阳表示,在C端市场,使用者们都有各自的想法,很难有统一性。他和团队的产品经理,在项目失败后总结经验,认为“很难实现全民性”。

在C端市场的商业化上,供应商很难纯粹靠卖低代码平台来实现盈利。“在用户对产品认知较低的情况下,很难让用户直接付费,这也会限制用户使用动力,做C端更适合来构建影响力”,周阳说。他们当时做的是一款利用低代码开发公益教育的平台,当初设想通过在平台售卖教材等来回收成本,但最后也没能跑通这一模式。

而针对B端市场,企业如果对低代码平台有需求,要考虑是否真正为它们降低了成本,能否完成企业个性化需求。刘星说,低代码不依托系统,没办法单独发挥作用。这导致销售低代码的本质,是销售系统。低代码供应商先有一个系统,再根据不同企业完成定制化需求。供应商抢夺客户,其实就是在争夺市占率。

这个赛道,低代码供应商竞争不过大厂。

周阳介绍,市面上成熟的企业级协同办公平台钉钉、企业微信等,也推出了自己的低代码应用,如果是中小企业,需求不大,单独购买一个低代码系统的成本不低,直接使用钉钉、企业微信,就可以满足需求。目前,互联网大厂开发的企业级协同办公平台,已经占据一定的市场体量。一些供应商也会依托钉钉、飞书、企业微信系统,卖低代码服务。

而针对规模更大的中大型企业,周阳介绍,供应商常采用“出租合作”模式,进而对客户卖产品授权,收服务费等。以他公司推出的产品为例,和OA系统对标的服务,以30人为单位出租,可收取2600元+的出租费。

但这摆在供应商面前的难题是,其系统不具备通用性,成本大。“一套产品只有尽可能的卖给更多客户,边际成本才会下降。针对每位客户开发系统,会有大量的沟通和调整”,周星说。

在一些行业人士看来,字节跳动收购低代码厂商黑帕云,意味着低代码市场已经开启“大鱼吃小鱼”的游戏了。互联网大厂入局搅动市场格局,其他供应商要想突围,并不容易。

未来前景如何?

低代码未来前景如何?

艾瑞咨询2022年发布的《生态聚合-中国低代码行业生态发展洞察报告》显示,从当前行业渗透现状来看,制造业、泛互联网、教育等劳动力密集的行业渗透率相对较高,预计制造业中低代码应用渗透率在20%左右。

根据深燃了解的情况,从微观需求来看,“政企、央企的业务需求广泛,有很多地方需要搭建应用。它们如果自研,在开发上会遇到很多问题,成本也高。而对外购买低代码产品,只需要一两个技术人员就能搭建出来”,周阳说。

定位B端企业的供应商,据T研报分析,在2020年,投资回报率可观,实现整体赛道投资回报呈现正值,原因是客户主要还是集中在中大型企业,对低代码平台有需求,且有购买能力。

据Forrester咨询公司预测,低代码开发平台市场将从2017年的38亿美元,增加到2022年的212亿美元,前景可观。

但目前来看,这一赛道,在技术、市场、资本等多方面,都还有问题待解决。

从技术上来看,低代码还做不到让每位普通操作者都可参与创作。“目前低代码的成熟度,还停留在需要技术人员在一线业务员和开发商中间做沟通的程度。”一位行业人士表示。

应用到市场,对于企业来说,“企业是否愿意花费精力为员工培训,或员工是否愿意学习,这都是企业犹豫使用低代码平台的原因”,刘星说。这也是供应商难以开拓中小企业的原因。

在资本方面,国内低代码赛道,2015年出现了大量低代码供应商,2018年开始,资本跟进,投融资数量变多。但据T研究《2021中国低代码/零代码全景产业研究报告》,在融资水平上,低代码供应商处于天使轮和A+轮居多,融资品牌不超过50家,大量腰部和中小供应商还处于孵化期。

目前,大量的腰部企业和小企业,对低代码认知不足,国内客户的信息化程度还在初期阶段。 

据T研究报道,在低代码赛道,目前还是以IT技术较为厚实的中大型企业客户为主。在企业市场,有超71.5%的企业并没有听说过低代码相关技术,对低代码还处在较低认知水平。有认知的、尝试或者已经使用的企业还不足10%。 

周阳就对深燃说,目前他所在的公司,在去年定下开拓中小企业客户的目标,但与他们接触下来,这些企业对“低代码是什么”还不太了解。 

这都让低代码在市场上的运用,还无法清晰地看到前路,能让程序员集体下岗的那一天,也远没有到来。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星、周阳为化名。

来源:投中网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前途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7日 下午5:59
下一篇 2022年4月7日 下午5:5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