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环球基金的悲喜时刻:左手血亏,右手狂募

全球投资界最疯狂的玩家——或许没有之一——老虎环球基金,遇上了一些麻烦。

自去年其旗舰对冲基金近五年首度亏损以来,今年的情况仍没有好转。最新的数据显示:它的第一季度亏损近34%。

这家掌管着650亿美元的机构,最初起家于对冲基金。但比大多数由二级切入一级市场的机构更激进的是,私募股权投资在其规模中占到350亿美元,主要投早期(约30%)和成长期公司。在2021年上半年,老虎环球已经是全球最活跃的投资机构,甚至超过了Andreessen Horowitz等VC基金。

但受2022年以来美股持续动荡的影响,一二级市场同此凉热。这反映在老虎环球上就是:多家未上市公司的估值陆续下调,其投资的一级市场公司也有不同程度的估值下调。这是导致老虎环球亏损的根本原因。

但有意思的是,这家机构的疯狂募资还在继续。老虎环球在最近表示,它以127亿美元的价格关闭了其PIP 15风险基金。

曾将红杉、A16Z甩在身后

“Tiger Global已经报出了比公司报价高25%的估值,但CEO依然说要考虑一下其他几只基金,Tiger Global又往桌子上拍了一亿美金……”

这是对冲基金起家的老虎环球杀入VC圈留下的印象,事情发生在2021年。24小时内做了某个deal,只尽调了盈亏表,而且几乎每两天一个新deal。

老虎环球基金的前身,是“华尔街巫师””朱利安‧罗伯逊于1980年创立的老虎基金。老虎环球的私募股权投资主要投美国、中国和印度三个市场,目前已经投出了当当、阿里、京东、小米、Facebook、领英等多个互联网巨头。

随着老虎环球的进场,一场VC投资的全新游戏被打开。不同于传统VC详细的尽调和完善的投后管理,老虎环球基金将大部分的投前尽调外包给贝恩咨询,自己只针对被投公司有一个极简的了解过程。而且,老虎环球弱化投后管理,不仅不参与董事会,甚至几乎不和创始团队接触。

在VC业务上,老虎环球的投资策略以“速度”为核心——用最快的速度把钱投出去。在上行的市场环境中,这种“出价高、条件少、不要决策权”的打破常规的风险投资,为手握庞大资金的Tiger Global带来了VC投资的“飞轮效应”——疯狂募资、迅速出手、快速退出。

老虎环球一般不会持有一家公司很长时间,一般3年内脱手。他们并不期待更高的收益率,赚到一笔就换手。对于创业者来说,在稀释相同股份的情况下,通过Tiger Global你可以融更多的钱,而且获得更高的估值。

老虎环球也在用业绩证明了自己。截至2021年5月中旬,老虎环球一共投资了45家新生独角兽企业,几乎投了当时全球超三成的新生独角兽,将“独角兽投资一哥”红杉资本甩在了身后。据Crunchbase和CB Insights数据,老虎环球是2021年上半年全球最活跃的投资机构,甚至超过Andreessen Horowitz等美国VC基金。

随着飞轮效应的持续,老虎环球在整个私募早期/成长期投资市场中的份额迅速扩大。据Crunchbase统计,2021年,Tiger Global对初创企业出手335次,是2020年的4倍多,仅次于两个创业加速器YC和Techstars。

而且,2021年Tiger Global在募资金额(超过150亿美元)、领投公司融资总额(290亿美元)、捕获独角兽数量(176家)这些数据上,也远超传统VC。据Tiger Global旗下第15支基金募资文件显示,前14支基金的IRR达到34%,扣除费用后仍有27%。

不仅是老虎环球基金,Coatue、DST等以对冲基金、PE和主权财富基金为代表的非传统VC,也在加速参与VC交易。Pitchbook数据显示,2021年一年,这些非传统VC的PE投资金额翻倍,从2020年的1269亿美元增长至2021年的2538亿美元。

破局者的挑战

对于策略的执行迅速而又坚决,是对冲基金起家的风险投资机构的特点。

“对冲基金这帮人每天都会改变他们的交易,今天做多,过两天反手就能做空,他们喜欢抛弃旧想法,因为这能让他们赚钱。”A16Z创始人Marc Andreessen曾表示。

而且,大部分搞对冲基金的人工作节奏都非常快,跟西海岸大部分chill的VC比起来,形成了很大的反差。而VC的慢节奏,很难和每天工作16个小时,每周工作6-7天的老虎竞争。

其实,早在罗伯逊带领下的老虎基金里,便会选择招收大学里面的体育特长生,尤其是橄榄球运动员,因为这些人争强好胜且精力充沛。而且,罗伯逊会用私人飞机把所有分析师带到郊外,进行野营拉练和攀岩等极限训练,培养一支快节奏、行动迅速的队伍。

从外部环境来看,自2020年新冠流行以来,全球资本市场经历了史无前例的大放水,流动性前所未有的宽松。美股一直缓慢却无数次的刷新历史新高,2021年,238家公司IPO估值超过10亿美元,而2020年这一数字为61家。一级市场的募资也变得更容易。这两年,Tiger Global、A16Z、Insightpartners、Coatue等VC/PE都完成了几十至上百亿美元的大额募资。

找到并投到更多的优秀创业者,是摆在这些头部机构面前最急迫的事情。与此同时,过去5年中,因为理解了科技公司的增长方式和估值模型,投资机构对它们的商业模式有了更深的理解。由于预测难度的降低,LP不再需要很高的“安全边际”,有时还会关注一些收益更低、最低回报预期更低(用IRR衡量)的GP。

于是,风险投资越来越成为值钱的可流动资产。这致使Tiger Global、Insight Partners、General Atlantic和OrbiMed等非传统投资机构,均加快了在风险投资领域的出手节奏。

其中,InsightPartners2021年出手次数较2020年提高了近2倍,排名全美第5,力压当红的A16Z。而从2013年底开始减少种子期交易的A16Z,也在2021年再次募集了一只4亿美元的种子基金。

Crunchbase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风险投资总金额为6430亿美元,相比2020年增长了92%。由于创业公司估值的水涨船高,非传统投资机构的风险投资在过去两年取得了不错的回报。据PitchBook报告,这些非传统投资者的B轮及后续交易的年化回报率在10-15%。

不过,早有投资人曾指出,TigerGlobal这种快进快出的游戏只适用于“牛市”,不少风险投资公司其实都积累了巨额的账面收益,一旦流动性枯竭,则面临估值中枢和盈利能力下降的“戴维斯双杀”,会很麻烦。

风险投资存在典型的“死亡之谷”创新曲线。即创业公司在成立之初,会经历一个无法盈利而且完全依靠投资基金的危险阶段。传统VC已经非常熟悉这个阶段,他们有成熟的经验和方法帮助初创公司渡过,直到IPO上市。

但是,对冲基金缺乏这方面的经验。他们弱于投后管理,习惯用业绩表现来评估初创公司的价值。所以,当市场环境变化、“死亡之谷”阶段维持较长时间时,对冲基金可能猝不及防,且难以短期内抽身。

如今,二级市场疯狂抛售、LP丧失的耐心并没有好转,市场短期已经对资产的价值失去共识,未上市公司的估值也纷纷下调。这意味着,老虎环球风险投资增长飞轮曾经运转得有多快,当市场发生大的变化时可能就有多危险。

来源:投中网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前途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8日 下午7:59
下一篇 2022年4月8日 下午8: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