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丨文远知行韩旭:一年内融到10亿美元后,又讲了什么新故事?

今天,文远知行WeRide对外宣布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宣布获得全球领先的汽车技术与服务供应商博世的战略投资;第二件事则是宣布双方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联合开展智能驾驶软件的开发,共同推进博世中国高阶智能驾驶解决方案加速落地。

什么意思?我们挨个来阐述下,先是战略融资,自2020年开始,文远知行的融资速度显然是加快的,2年5轮,一年内融到了10亿美元,在此轮自动驾驶赛道水涨船高的情况下,这个金额也足以名列前茅;

再说战略合作,文远知行是国内自动驾驶赛道L4级别的主要玩家,合作也是其商业化落地的路径之一,此前文远知行就已经和宇通、广汽等达成合作,此次的重点则是,正式进军L2-3级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发和应用,亮点是车规级、可量产。

专访丨文远知行韩旭:一年内融到10亿美元后,又讲了什么新故事?

文远知行创始人兼CEO韩旭

这两者在自动驾驶公司争相商业化落地的当下,也算一个相当大手笔的动作。毕竟,在投中网专访文远知行创始人兼CEO韩旭之时,他也表示,在自动驾驶行业,技术没真正突破之前,是不适合谈过冷还是过热的,还是要专注把产品做好了再说。

而上述两点,也算是文远知行在当下做出的新尝试。

关于融资:不以追求估值为导向、融资为导向

战略投资的背景是,2021年,博世集团在华销售额达到约1286亿元,较2020年同比增长9.6%,并创下在华销售额新高。且中国将继续保持博世集团最大的单一市场。

也因此,博世的战略是,将继续坚持本土化发展,积极布局包括电气化、氢能、燃料电池、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技术创新等战略重点领域。

而对于文远知行来说,在韩旭看来,如果要搞汽车工业,博世就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对于文远知行来说,其从创业之初就在争取博世的投资,此次算是终成正果。

这其中的细节是,文远知行刚开始在非常初创的时候,就是博世加速器二期的企业,博世也是一路见证了文远知行的发展,看了文远知行四五年,用韩旭的话来说,就是“他看了我们四、五年,我们是不是吹的每一个牛都实现了,我比较负责任地说,我们吹的每一个牛都实现了。”

每一笔战略投资的背后一定是长时间的考察,但最后的投资决策是很快的。博世的选择不用赘言,对于文远知行来说,其选择投资人就有两个层面的考察:

第一是关于战略投资,希望可以跟行业里面具有统治级别的合作者进行合作,比如早期的投资人英伟达、JohnsonElectric、宇通、广汽、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等等;

第二是关于机构投资人,也是在选择一些具有统治级别的,众人都耳熟能详的,比如凯雷资本、CMC资本、IDG、国开、诚通、AIG和中东主权基金、启明创投、创新工场等等;

至于如何吸引投资人?韩旭说道,“吸引投资人更多的没有什么太多的形式化或者技巧性的东西,更多的还是凭实力说话,因为我们一直相信一句话叫做‘大巧若拙,重剑无锋。’要用实力来吸引投资人,而不是要靠一些形式上的东西。”

但其实如果细看,文远知行的身上反映出了当下整个硬科技行业的投融资现状,这些创业者们越来越清晰自己所扮演的角色,而且越来越清晰,产业投资和财务投资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投资布局,钱和产业对于技术型创业公司缺一不可。

具体到融资节奏,文远知行奉行的是,公司有新进展,就会继续融下一轮,融资节奏当然会受到整个自动驾驶赛道的影响,但归根结底,还是要取决于你的技术、团队和商业化是否能够经得起考验。

细看来,结果就是,过去2020、2021、2022这三年文远知行一直有大的产品推出,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资金,就一轮接一轮融下来了。即便是在去年下半年到今年市场大环境较冷的情况下,文远知行也连续融了B、C、D三轮。

韩旭也提到,自动驾驶这个赛道,资本一直是鼓励创新、鼓励科创的,那么对于文远知行来说,就需要利用这个机会,结合自己做出的成绩,继续融资,并尽快的实现盈利,真正为用户创造价值。

“我更想说的是,一个企业发展不应该是以追求估值为导向、融资为导向,更多是要考虑如何实现可持续的商业模式,这个模式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觉得一家好的企业不能靠融资活着,一家好的企业最终一定要为用户创造最大的价值,为股东带来收益。我们看到太多以估值为导向的公司最后以失败收场,所以我觉得估值不应该是我们考虑的事情,如何做出产品来,实现企业的社会责任才是我们想做的事情。”

据悉,为了早日实现这一目标,文远知行今年还会继续扩大校招,只要能过文远知行的面试的都要。

关于合作:边界模糊正成为新趋势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韩旭提到,任何事情开始的时候总是很美好的,但是文远知行希望的是结局真的是美好,也因此,文远知行也常常告诫自己,此次跟博世的合作也是如此,希望能够跟博世一起携手把L2、L3市场做好,真正的让大家开着私家车出行的时候更加的安全。

这里提到私家车是什么意思?根据协议,双方将联合研发 L2/L3 级高阶辅助驾驶系统方案,且将于2023 年 SOP。据韩旭透露,双方的合作是目前为止国内 L2/L3 领域订单规模最大的合作项目之一。

对于合作双方来说,文远知行通过 L4 级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WeRide ONE 的能力,为博世提供软件的开发和持续的技术支持,博世则涵盖软硬件的开发和集成,进行规模化量产,并面向主机厂进行销售。双方的联手也是全球首个跨国汽车 Tire 1 巨头与 L4 自动驾驶企业的战略合作。

博世智能驾驶与控制事业部中国区总裁李胤是这么描述的,“随着智能驾驶技术新车装机率的不断提升,高阶智能驾驶正成为行业角逐的下一片蓝海。博世在此领域拥有深厚的工程研发及技术服务专业知识,并且多年来通过深耕中国市场,积累了丰富的量产经验。文远知行在技术研发、产品创新和落地运营等方面实力卓然。此次双方强强联手,必将加速推进高阶智能驾驶解决方案在中国的量产进程,让更安全、更舒适且更智慧的驾乘体验在中国成为现实。”

怎么理解?重点是秉承“根植本土、服务本土”的长期发展战略,博世中国高阶智能驾驶解决方案由博世智能驾驶与控制事业部中国区为中国市场量身打造,包含传感器、计算平台、软件应用以及云服务等关键技术要素,同时具备面向未来的可扩展架构。

而对于文远来说,“此次达成战略合作,文远知行和博世把握了最佳的市场时机,共同推动高阶智能驾驶技术在中国的落地和普及,一同打造全球领先的智能驾驶产品。”

那么作为一家主张做L4的公司为何会做这样的合作?

韩旭观察到这样一个趋势,那就是,越来越多的L4公司也在考虑是不是要做一些L2、L3的业务,同时也有一些原来做L2、L3的公司越来越宣称跟车厂合作可能要提供L4的Robotaxi的服务。固态激光雷达以及像NVIDIA Orin等大算力的出现,使得这一趋势可以成为可能。

而对于自动驾驶公司来说,这也可谓是一件好事,一来技术的发展使得技术公司在适应市场,使用现有的硬件的基础上,都希望可以把自己的业务边界拓展得越宽越好;二来,短期之内如果想实现盈利的,L2、L3的业务是便于实现盈利的,虽然Robotaxi代表着未来,但随着目前资本收紧的情况,投资人更加看重一个企业的基本面。

也因此,在各家不断被倒逼商业化落地的今天,文远知行也不断呈现出新的业态:此前文远知行和场景方再加主机厂是偏重L4,如果是L4业务,则依然是铁三角模式;此次跟博世,则是希望由博世作为跟主机厂的对接,放到主机厂上,让其自动驾驶系统放到能够面向市场、面向私家车和乘用车的平台上。

韩旭对此阐述到,2C和2B其实不是文远知行的核心问题,反而文远知行要考虑的问题是说如何发挥技术的最大长处,从而迅速地占领市场并产生出给用户创造价值的产品。

这样一来,也可以看到,文远知行的想法是一套算法能够覆盖各种各样的城市场景。那么,“我们算法所涉及到的范围内、所支持的场景和产品,我们都会去尝试,所以L2、L3、无人小巴、自动驾驶环卫车也好,只要它是在城市的道路上开,我们用一套算法来解决所有的问题,这本来就是我们技术所解决的终极目标。”韩旭说道。

用句自动驾驶行业常说的话,文远知行也在不断地“攀登珠峰,沿途下蛋”,即任何一项技术,一旦成熟了、可商品化的时候,就会把它商品化。当下,文远知行也已经1100万公里的自动驾驶里程数。

毕竟,Robotaxi如果能够盈利的话,它的分水岭是要全无人的Robotaxi运营,而这也就注定当下其不是一个非常好的商业盈利模式。但自动驾驶环卫车、自动驾驶同城货运车、自动驾驶小巴这三个产品线基本上让文远知行看到了盈利的可能性。

至于合作,韩旭说道,汽车的产业链非常长,没有人从头做到尾,文远知行希望大家能够成就彼此,发挥自己的优势,同时帮助合作伙伴也成为他那个市场的世界的具有统治地位的第一号、第二号公司,就像当年老博世和奔驰的合作一样,博世就是做最好的世界一级供应商,奔驰做世界最好的汽车。(文/张丽娟  来源/投中网)

来源:投中网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invest/5751662/

(0)
定国的头像定国
上一篇 2022年5月25日
下一篇 2022年5月25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