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需要“确定性”

“如果能够在不确定的疫情态势下,确定性地保障供应链和物流的稳定、畅通,商业才可能稳定经营,消费情绪和意愿才能更好地恢复。”5月26日晚,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逍遥子(张勇)在2022财年第四季度及2022财年财报分析师会上如此表示。

这一晚,“确定性”是逍遥子和徐宏等阿里高管的高频词汇。(徐宏:阿里巴巴集团首席财务官) 

就在6天前,逍遥子刚在另一次公开露面中谈及“确定性”。5月20日,逍遥子在淘宝天猫-商家线上交流会上,面对300多家核心商家表示:“我喜欢讲一句老话,‘努力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确定性’。在不确定性中,寻找经营的确定性,消费需求的确定性,从而组织好供给的确定性。” 

从26日晚公布的财报中,也能读出阿里对确定性的渴求及对不确定性的思考:“宏观环境挑战对供应链及消费意欲带来一定影响”“在不确定性中提升整体回报”。 

财报显示,2022财年第四季度,阿里巴巴集团实现收入2040.52亿元,同比增长9%。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人民币162.41亿元,非公认会计准则净利润为197.99亿元,同比下降24%。

由于本季度,阿里巴巴缴纳了“反垄断法”处罚的182.28亿元中的余款(91.14亿元)阿里巴巴的现金流出现波动,季度内净流出150.7亿元,而去年同期净流出为6.58亿元。而罚款因素之外,影响阿里巴巴现金流的关键因素是利润下降。 

对阿里而言,这份财报中透露的好消息集中于“用户端”。一组值得关注的数据是:阿里巴巴透露,在“淘宝和天猫消费超过1万元的年度活跃消费者”中,有98%在一年内保持活跃。而这超过1.24亿“人”的阿里平台消费“万元户”,被分析师视为阿里基本盘。 

“今年以来,阿里高管公开或小范围活动时,谈得最多的是怎么做留存。流量时代变为留存时代,几乎是阿里内部的共识。”一位资深美股分析师告诉虎嗅,疫情下高线城市的居家消费“表面上”带来了旺盛线上消费需求,但供应链不确定性、物流受阻、消费疲软导致的降级(客单价拉低和需求减少)自3月起对阿里多个业务影响较大,“深层挑战是,核心用户的复购率和客单价是否会在今年二季度出现明显下降?以及阿里该如何应对这一潜在挑战?” 

一个微妙的细节是,2022年阿里一改上市后往年的惯例,没有在新财年年初对未来做出“财务指引”。而对此举背后的原因,阿里官方给出的答复是“疫情带来风险和不确定性,很多情况阿里难以预测及控制。”

被“不确定性”萦绕的各大业务 

2022财年第四季度,阿里巴巴旗下的中国商业分部、本地生活服务分部、云业务分部均呈现出了收入同比增长态势,同比增速分别为:8%、29%、12%。

但收入增长背后,要看到阿里这几块核心业务受到不确定因素冲击明显。以中国商业分部为例,季度内整体GMV出现同比下降,3月疫情影响导致的物流和供应链压力是关键因素。 

在疫情因素相对较弱的1月和2月,阿里中国商业整体GMV处于“持平”态势,几乎没有明显增长。要知道,在今年一季度内,淘宝和天猫都加大了对商家和用户的拉动,更多的让利、补贴出台。在这样的努力下,中国商业GMV“增长滞缓”的主因和消费大盘疲软、供应链物流承压密切相关。一些隐形压力不可忽视,季度内中国商业收入同比增长8%,而经营利润却同比下降约10.2%,这意味着成本端承压增加。 

对中国商业分部而言,好消息是用户增长。季度内阿里中国商业分部“年活跃消费者”增长了2100万,在一季度各大电商平台中,这是最快增速。下沉市场依然是增长背后的秘密,阿里的淘特季度内增长用户高达2000万,而通过淘特和淘菜菜等产品“引流至阿里生态”的新用户充满挖掘潜力:在本次财报内,阿里透露的一个关键信息,有超过20%的淘特用户,在整个2022财年尚未在淘宝或天猫平台消费过。阿里在财报内明示这个信息,显然也是为了增加投资者的信心——似乎为了证明淘特用户的关键价值,阿里特意指出在过去一个季度内,淘特用户订单同比增长35%。在疫情和消费大盘疲软双重冲击下,这样的“消费力”让人略感惊奇,而阿里暗示的关键逻辑并不难看懂:一旦这批用户被发展为淘宝和天猫用户,中国商业分部的收入增速可能就不止是8%了。 

本地生活服务分部,是阿里本季度内收入同比增速最快的板块。 

疫情等不确定因素对阿里本地生活影响明显,季度内订单同比增长为9%,而过去整个财年订单同比增长高达25%。3月的疫情对饿了么、高德、飞猪影响都很明显,但在“订单增长放缓”的同时,本地生活服务分部的用户却实现了增长,在三个月时间内净增长400万。

自2021年起,云业务就被视为阿里的新增长曲线。目前,阿里的云业务由阿里云和钉钉两块构成,疫情也让阿里的云业务承压:一部分客户的需求开始“疲软”,而疫情也导致部分项目延迟交付。2022财年,头部客户订单的波动,让云业务的收入增长“账面”放缓。在接下来季度内,如何开发“需求疲软”的本土客户将是云业务的关键。

数字媒体及娱乐在季度内用户增长明显,财报显示优酷的日均付费用户规模季度内同比增长14%,而另一个积极信号是,季度内优酷亏损同比收窄。疫情导致的“居家状态”可能会在接下来一个季度,继续给优酷带来利好,但一个深层次的挑战是如何在持续降低投入的同时推出优质内容?这也是在不确定性中,优酷需要尽快找到的确定性。

本次财报,阿里把大量笔墨用于“海外”。 

最重要的少不了国际商业,季度内阿里国际商业用户增长400万,在过去12个月里阿里国际商业分部年活跃消费者达到3.05亿,这是阿里进军海外市场多年以来的新峰值。 

国际商业分部也面临不确定性,比如“俄乌冲突”让其欧洲订单深受影响,而2021年7月欧盟的增值税新政让国际商业分部里的速卖通等业务持续承压,这些因素的“合力结果”是,速卖通订单增长滞缓。 

但依然要看到阿里国际商业分部的活力,在2022 财年内Lazada 和Trendyol的订单增长分别为60%和68%,在阿里所有业务线里,这是订单增速最快的业务。在2021年阿里高管多次以蓝海、新增长曲线去描述海外市场,从目前呈现的“账面增势”来看,并非妄言。2022财年第四季度,Lazada 和Trendyol的订单同比增量依然可观:分别为32%和48%。

阿里最大的确定性是人 

有知情人士告诉虎嗅,2021年阿里内部全员学习的是“OKR理论”,这是逍遥子在公司内部力推的。

隐藏在学习OKR背后的是,阿里高管试图再次优化效率,并去适应新的员工、用户。自2021年以来,阿里所有业务线的中高层,都在深研Z世代乃至00后。

一个值得玩味的细节是,约在2014年9月,阿里当时的高管团队就曾有过一段频繁提起“不确定性”的岁月,那是阿里上市前后。而当时阿里高管对于不确定性的洞察,也围绕着人——彭蕾等高管曾表示“现在关注90后,作为员工、作为用户。要对未来不确定性保持敬畏。” 

像是轮回,今天阿里的高管依然在谈论不确定性,只是90后这代阿里人和阿里员工,逐渐被吸纳并同化为了阿里的确定性。

而在2014年上市前后,阿里高管们另一个喜欢提及的话题是“国际化”,而像是某种“命运交融”——今天阿里国际业务的主力团队正是以85~95十年出生员工为核心战力,一线员工中90后占比最高。 

逍遥子等高管的目光聚焦在人。 

有人说,他们试图恢复某种“确定性”或创造某种适应新周期的确定性。比如,有高管开始每天早晨“游荡”在员工工位,通过这种亲自检查的方式,了解考勤状况和部门氛围。再比如,阿里的HR部门针对95后更具个性的员工,在研究新的沟通和互动方式。 

“把不确定性,内化为新的确定性。” 

对阿里而言,围绕人的“确定性”也在用户端。财报显示,在过去12个月内,阿里全球年活跃消费者超过13亿,中国商业业务年活跃消费者超过9亿,在充满不确定性的过去12个月里,阿里的年活跃用户净增长8900万——它依然是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 

以及,阿里正面临“确定性”里的关键变量。 

“目前平台上的消费者的访问和活跃度仍然稳定,但消费意愿在不同品类出现显著变化。”在财报会议上,逍遥子如是说。 

眼下,摆在阿里面前的是并不乐观的第二季度。已经有多位分析师、多家机构对阿里2022年第二季度的业绩表示“谨慎”。由于疫情影响、物流和供应链充满不确定性,阿里核心业务正持续承压。而弥漫在大部分消费品类的“疲软”态势,正让每一家电商平台竭力“维持现状”。此时此刻,阿里到底该如何去找到更多确定性呢?

来源:投中网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invest/5752428/

(0)
定国的头像定国
上一篇 2022年5月27日 下午12:45
下一篇 2022年5月27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