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遭紫辉创投创始人郑刚“二轰”,交个朋友需要“背锅”吗?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罗永浩的“真还传”还没等到大结局,和老股东的回购纠纷却迎来了“续集”。

9月5日,据自媒体人赵宏民公布的朋友圈截图显示,曾投资锤子科技的紫辉创投创始人郑刚近日再度发文声讨罗永浩,并表示将对簿公堂,“本周提起仲裁。”

罗永浩遭紫辉创投创始人郑刚“二轰”,交个朋友需要“背锅”吗?

紫辉创投创始人郑刚朋友圈再次“炮轰”罗永浩 图片来源:赵宏民微信公众号

今年1月7日,郑刚凌晨在朋友圈发“小作文”,细数罗永浩“三宗罪”:三年不开股东会、董事会;“势利眼”讨好美元基金;补偿协议“不地道”,“让我们说接受了你百分之零点几的股权,就要放弃几十亿的回购?”

郑刚此次发文依旧言辞激烈,称罗永浩“救命钱也不还,何况是基金的股权投资款,从2018年延期到2023年6月30日”。

对于1月初的“被炮轰”,罗永浩当天中午就发长文加以澄清,表示锤子科技股东会每年召开;征得投资人和合伙人同意后,给投资过锤子科技的老股东们提供了新公司细红线科技投前5%、投后3.72%的股份,相关条件和协议“都是老股东们自愿选择签署或不签署的”,“我们没有骗,也不可能骗”。

对于郑刚的最新发文,截至发稿,罗永浩本人还未回应。一位接近交个朋友控股(HK.01450,股价1.49港元,市值20.65亿港元)的人士就该事件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之前罗老师的回应对他的情绪发泄有过解释”,郑刚此次发文是“故技重施”,“没有新的内容和实质性的东西”。

虽然罗永浩已经淡出直播间和公司管理层,但作为“真还传”的起点,交个朋友和罗永浩之间仍然有着难以剥离的关系。在郑刚的最新发文中,交个朋友今年的借壳上市也被提及,“公司香港上市了?”那么,刚刚在资本市场站稳脚跟的交个朋友会不会被卷入这场纠纷?

股权纠纷更续集,口水仗升级至对簿公堂?

“本周提起仲裁”,郑刚在近日的朋友圈发文,预告了之前那场“有惊无险”的纠纷又一次燃起战火。

一切还是源于钱。去年11月23日,罗永浩的“最后一次创业”——AR创业公司细红线科技官宣完成了约50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投后估值约为2亿美元。

据悉,该轮融资由美团龙珠领投,蓝驰创投、联想创投、经纬创投、大疆创新、ATM Capital等投资机构,以及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黎万强、“阿里巴巴十八罗汉”之一的吴泳铭等科技界知名人士跟投。

而作为曾参与锤子科技两轮融资的“老朋友”,紫辉创投不仅不在新公司投资名单里,“老罗新公司的融资连个招呼都不打”,创始人郑刚还愤怒于罗永浩对锤子科技老股东“不沟通”下的补偿方式,“你不开会、不沟通、不信息对称,直接丢过来一个协议,让我们接受你这点股权,就要放弃几十亿的回购?”

郑刚在今年1月接受光子星球的采访时详细解释称,细红线方面于去年11月告知紫辉创投,公司完成天使轮融资,已预留5%的股权(投前)用于补偿锤子科技的众多老股东,其中紫辉创投预计将通过3家公司累计获得约0.69%的股权,条件是紫辉同意放弃对锤子科技及其创始人的全部回购权利,如果在11月底之前还未签署视为主动放弃该权益。

对于这样的补偿,郑刚无法接受。他在1月7日的朋友圈里直截了当地算了一笔账,细红线科技估值1.9亿美元,罗永浩只拿3.5%来给之前投了15亿人民币的投资人补偿,“协议不道德”。

对于上述数据,罗永浩在回应里表示,给投资过锤子科技的老股东们提供细红线科技投前5%、投后3.72%的股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若按照郑刚所言,以细红线科技的1.9亿美元估值进行计算,锤子科技投资方将得到的补偿约为665万美元,其中紫辉创投可获得的约为131万美元。

而在这位曾为了锤子抵押自己房子的投资人看来,这是一种毫不尊重的“要挟”,“给你们一点小肉,爱拿不拿,过时不候。”

企查查显示,2013年5月、2014年5月,紫辉创投分别参与了锤子科技的A轮和B轮融资。《中国企业家》此前报道称,紫辉创投在锤子科技的A轮投了4000万元,在B轮加码,累计重仓超1亿元人民币。

据光子星球报道,锤子科技在2017年9月签署的D轮融资协议里写明了5年回购条款,即公司如果5年内没有实现IPO,需要在投资完成满5年赎回D轮投资人持有的股权,赎回价格需要按照年化5%收取股息。

罗永浩遭紫辉创投创始人郑刚“二轰”,交个朋友需要“背锅”吗?

罗永浩和老股东的回购纠纷迎来了“续集”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对于无法赎回的情况,协议中提到的一点是,如公司无法支付赎回款项,创始人应承担连带赎回义务。到2022年9月,该协议里约定的5年投资时间已满,投资方也就拥有了赎回权。

郑刚曾对多家媒体表示,投资方一旦启动回购,那么回购款和期间的利息可能在15亿元左右,其中紫辉创投大概占1.75亿元。对于罗永浩对外宣布的6亿元欠款,郑刚解释那只是欠供应商的钱,并不包含投资方的回购资金。

关于矛盾中心即回购条款的设置,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国内股权投资行业里,签署回购条款是很常见的,回购主体和责任取决于相关协议里的约定。回购条款被触发后,投资机构可以根据回购义务人的财产状况等案件实际情况来择定执行时间,投资机构可以不接受新协议补偿,“但不接受本身未必是最合理的一个选择。”

对于现在想要对簿公堂的郑刚来说,他的诉求大概率一如此前坚决的表态,“我投了100多个移动互联网项目,失败了80%,目前为止一个都没有发起回购请求”,但对于罗永浩,“我坚决、绝对、一定要发起回购。”

离了交个朋友,罗永浩还能拿什么还债?

“公司香港上市了?”郑刚最新的发文暗指了依然顶着罗永浩IP的交个朋友。

做主播直播带货,为了还债的罗永浩和交个朋友一路互相成就着。如今,“真还传”进行到了新阶段,罗永浩离开直播间去创业;交个朋友则成功“借壳”登陆港股市场。

而从交个朋友的股权结构来看,“金字招牌”罗永浩未以股东或法人身份出现在相关公司的企业信息中,仅有其亲属罗永秀曾通过成都星空野望科技有限公司间接持股。

企查查和交个朋友(原世纪睿科)2022年年报显示,截止2022年12月31日,李钧目前通过全资控股Starlink Vibrant Holdings Ltd.持有公司24.67%股份,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小野电子烟大股东之一的路嘉耀通过全资控股Yoshiaki持有公司23.15%股份;世纪睿科原创始人卢志森通过全资控股Cerulean Coast Limited目前仍持有世纪睿科3.64%股份。

交个朋友相关负责人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确认,在公司目前的股权结构中,罗永浩本人并未直接或间接持股。

较为隐秘的股权分配之外,罗永浩和交个朋友间明面上的联系也在变少。2022年5月,罗永浩宣布退出交个朋友管理层,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在AR创业上,但仍会以主播身份参与直播。据新消费智库报道,2022年,罗永浩上播的时间仅占3%。

因此,虽然在大众的认知中,罗永浩与交个朋友深度绑定,但在其与郑刚的股权纠纷中,交个朋友可谓不折不扣的“局外人”。

王智斌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从公开信息来看,郑刚和罗永浩的纠纷与锤子科技有关,至于是个人债务还是锤子科技的公司债务,应交由司法裁判。从公开已知的信息来看,罗永浩不在交个朋友担任高管,也不持有股份,该纠纷的后续进展对交个朋友并不会产生影响。

关于罗永浩在交个朋友直播还债的具体情况,郑刚曾对媒体表示,罗永浩说的靠直播带货还了6亿,实际上是字节跳动购买锤子科技资产花费3亿,罗永浩本人只还了不到3亿元。

再看罗永浩投身的新创业项目,在公开融资信息后,公司注册资本由10万元增至1亿元,此后还未有消息释出。罗永浩曾对外表示,在细红线科技的创业早期会先投入几百上千人的团队做三五年的开发,“行业普遍估计商业化条件大概会在五年左右基本成熟”。

如今,外有老股东反目发难,内有新项目“烧钱”,罗永浩要填的窟窿,恐怕不再是多做几场直播能够解决的了。

来源:犀牛财经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invest/5870339/

(0)
董建的头像董建
上一篇 2023年9月7日 下午12:40
下一篇 2023年9月7日 下午2:3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