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巨变砍掉赤藓糖醇项目 毛利率下滑的福洋生物IPO募资缩水

来源:IPO参考

行业巨变砍掉赤藓糖醇项目 毛利率下滑的福洋生物IPO募资缩水

创始人只有高中学历的这家玉米加工企业如今冲刺IPO了。

从事玉米加工的山东福洋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福洋生物”)位于山东省德州市平原县,其创始人为张雷达,虽然只有高中学历,但是福洋生物却拥有国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院士工作站、工程实验室等省部级科研创新平台,还注册成立了省级生物制造工程研究院。

福洋生物创始人张雷达:从高级打工人到老板

福洋生物的成立,离不开其创始人张雷达和德州福源生物淀粉有限公司(下称“福源淀粉”)。

张雷达出生于1969年,高中学历。1990年5月,21岁的张雷达加入平原县造纸东厂,从一名职员做起。次年11月,张雷达转到了山东照东方职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照东方集团”),任综合部长一职。

2003年,照东方集团和德州兴泰出资发起设立了福源淀粉。张雷达也到福源淀粉担任公司总经理。至此,张雷达一干就是5年,直至2009年1月福洋生物的成立。

张雷达创办福洋生物之前,虽在3家公司任职,但平原县造纸东厂和照东方集团的负责人均为赵传水,出资设立福源淀粉的德州兴泰实控人同样为赵传水。

在一个老板手下打工近20年,张雷达不仅从一名职员做到了总经理,还获得了公司股权,公开资料显示,张雷达至少持有德州兴泰56万元的股权和照东方集团106.5万元的股权。

2005年至2007年,照东方集团和福源淀粉都因生产经营不善,出现了严重的亏损。赵传水作为福源淀粉当时的实际控制人,决定将福源淀粉从照东方集团分离出去,并由张雷达作为大股东负责承接福源淀粉,一同承接的还包括照东方集团借款和银行贷款在内的全部债务。

张雷达接手福源淀粉后,逐渐扭转不利局面,使经营出现好转。到了2009年底,福源淀粉已将照东方集团借款全部还清。

同期,张雷达通过上述德州兴泰和照东方集团的股权与福源淀粉股东所持股权进行了相关置换。最终于2007年2月,张雷达获得了福源淀粉200万股权。

因上述经历,张雷达经常来往平原县城和各乡镇之间,对淀粉加工的产品用途和经济效益有了一定认识。加之,当地玉米种植面积不断增多,独立从事玉米加工产业的念头在张雷达脑海中萌芽。

2009年1月,张雷达和其他合伙人注册成立了福洋生物,其中,张雷达持股47%,为福洋生物大股东,福源淀粉认缴了6%的股份。

同时,福源淀粉的采购部处长、生产经理杨传及办公室主任、副总经理王健、财务会计王佳、研发中心主任赵伟等不少员工都来到了福洋生物。

而张雷达也在平原县里申请了400亩土地,建立了一家玉米加工小作坊,和一条可以年加工15万吨玉米的生产线。当时的加工厂仅用了一部分土地,余下大部分土地为了以后企业发展壮大做准备。

谁知虽拥有原来的团队和生产经验,福洋生物却利润微薄。2009年全年,福洋生物年销售收入4亿元,利润却仅1000多万元。除受市场环境的影响,福洋生物生产的玉米淀粉科技含量低,只能实现初步加工,产品不够精细也是主要因素。

为此,张雷达开始做更多的尝试。从单一的玉米加工延伸到以玉米淀粉为基本原料,进行再一步深加工,延伸产业链。

此后,福洋生物先后推出了葡萄糖酸钠和变性淀粉,并建立了配套的生产线。新产品上市后,销售供不应求,不仅成为当时的新兴产品,而且也为公司发展打开了新局面。

股权转让成被告

近年,赤藓糖醇迎来需求增长,同为玉米深加工的产品,福洋生物IPO募集计划也同样包括赤藓糖醇新项目融资。

由于短期内,赤藓糖醇行业价格内卷,利润急剧下降,福洋生物在最新更新的招股书中删除了赤藓糖醇新项目计划。

伴随着业绩逐渐变好,福洋生物和福源淀粉的关系却发生了大转折。2012年3月起,此前将福源淀粉的股份转让给张雷达的股东上诉,要求法院判决此前的股权转让无效。上述诉求遭法院驳回,原告不服上诉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作出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2015年和2017年,相关股东再次上诉到法院,要求判决股权转让无效,再次遭驳回。

张雷达和福源淀粉相关股东打官司的同时,福洋生物不断从福源淀粉处取得土地、设备、基础设施等重要资产。

2011年4月,福洋生物通过协商转让从福源淀粉处获得101508.5平方米的土地使用权。

2012年3月,福源淀粉股东陷入股权纠纷,无力偿还银行贷款。银行向法院起诉,要求提前归还抵押借款本息。法院判令强制执行,对借款抵押财产进行公开拍卖。于是,福洋生物通过公开竞拍,获得了福源淀粉的土地、房产、设备等资产。

此次遭拍卖的均为福源淀粉的主要经营资产,2012年8月上述资产被拍卖后,福源淀粉已无实际经营业务。

福源淀粉之后仅剩此前未抵押的汽车、综合楼、围墙、地沟、柏油路及剩余流动资产,先后于2013年12月和2020年12月转让给了福源生物。

赤藓糖醇“花期太短” 刚上车便急于下车

事实上,此次已是福洋生物第二次冲刺上市。2018年12月福洋生物首次接受上市辅导,辅导机构为西部证券。

两年后的2020年11月,福洋生物与西部证券签订了终止上市辅导协议,公告中提及,主要是由于福洋生物资本市场发展规划调整。

天眼查数据显示,福洋生物2013年12月进行了A轮融资,投资方为广发信德和青松资本。2021年12月,公司进行了B轮融资,投资方为鲁信创投。

福洋生物的招股书中提及,2020年12月,福洋生物第一次股份转让,公司直接股东青松投资和松时投资退出了股东行列。2021年12月,福洋生物间接股东新疆广发鲁信同样退出。

除投资方退出外,福洋生物所处行业的市场行情同样发生了巨大变化。

2018年元气森林推出气泡水,通过“无糖”饮料概念,将赤藓糖醇这一代糖引到了消费者面前。众饮料厂商纷纷推出气泡水,赤藓糖醇需求暴增。赤藓糖醇的生产原料正是玉米淀粉糖化的葡萄糖。

我国最早完成赤藓糖醇工业化生产的保龄宝与福洋生物同位于山东德州。保龄宝同样也是福洋生物的合作商。

福洋生物的赤藓糖醇生产线于2021年4月投产,截至2021年底,福洋生物赤藓糖醇境内市场占有率为6.0%,全球市场占有率为3.5%。

同时,2021年12月,福洋生物与国泰君安签署了上市辅导协议。2022年7月,福洋生物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在募集资金用途中,福洋生物便有新建年产5万吨赤藓糖醇项目,募集资金3.29亿元。

谁知市场行情变化莫测,处在风口上的赤藓糖醇,吸引了众多厂商入行。最终造成赤藓糖醇价格内卷,行业利润下降。

在福洋生物更新的招股书中,新建赤藓糖醇项目已从募集资金投资项目中消失。福洋生物的募集资金也直接减少了超3亿元。

赤藓糖醇风口已过,福洋生物押注了另一代糖阿洛酮糖。此次上市,新建年产2万吨阿洛酮糖项目一直未变。阿洛酮糖应用广泛,目前在保健品、食品中应用需求较高。只是,不同于赤藓糖醇,阿洛酮糖在国内的应用尚未通过审批。

玉米初加工产品为主 综合毛利率低于同行

福洋生物作为一家主要从事玉米深加工的产品研发、生产、销售的企业,代糖此前只是公司营收的一小部分,营收仍以早期的玉米淀粉和葡萄糖酸钠为主。

2022年上半年,福洋生物主营业务收入为17.14亿元,其中,玉米淀粉营收为6.13亿元,占比35.74%;葡萄糖酸钠营收为4.22亿元,占比24.62%;二者合计占比达60.36%。

葡萄糖酸钠可以分为食品级和工业级。食品级葡萄糖酸钠不仅是食盐的替代品,而且还可以在医药行业用于调节人体内酸碱平衡。工业级葡萄糖酸钠则在混凝土外加剂、玻璃瓶专用清洗剂、水质稳定剂等领域应用广泛。

2019-2021年,福洋生物葡萄糖酸钠产量位列行业第一,境内市场占有率分别为45%、46%、38%,全球市场占有率均在30%左右。

生产玉米淀粉产生的副产品在福洋生物营收中的占比较高,2022年上半年营收为3.93亿元,占比达22.91%。副产品中主要有用于饲料的喷浆玉米和玉米蛋白粉,用于生产玉米胚芽油、玉米胚芽粉、玉米胚芽饼的玉米胚芽。

赤藓糖醇、阿洛酮糖、海藻糖均为福洋生物目前生产、销售的功能糖。2022年上半年,功能糖的营收为9772.92万元,占总营收的5.7%。

从毛利率来看,功能糖近年来毛利率逐渐下降,成为除玉米淀粉和其产生的副产品外,毛利率最低的深加工产品。

2020年以来,新执行收入准则将运杂费出口费计入制造费用,剔除新收入准则影响后,福洋生物2019年至2022年上半年,功能糖的毛利率分别为38.31%、31.07%、33.30%、10.15%。

2022年上半年,福洋生物葡萄糖酸内酯的毛利率达34.05%,葡萄糖酸钠的毛利率达18.88%。

福洋生物整体毛利率要低于可比公司。2022年上半年,福洋生物可比公司毛利率平均值为19.46%,中位数为16.97%,福洋生物为9.76%。

赤藓糖醇项目直接被砍掉,功能糖产品的综合毛利率骤降,福洋生物能否上市成功,IPO参考将持续关注。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来源:犀牛财经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invest/5874759/

(0)
董建的头像董建
上一篇 2023年9月25日 上午11:26
下一篇 2023年9月25日 下午2: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