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腰斩”的东方雨虹营收净利双增 百亿元应收账款悬顶

来源:首席消费官

股价“腰斩”的东方雨虹营收净利双增 百亿元应收账款悬顶

近日,曾经的“大白马”“防水茅”东方雨虹,公布了2023年上半年业绩。半年报显示,东方雨虹上半年实现营收168.52亿元,同比增长10.10%;实现净利润13.34亿元,同比增长38.07%;实现扣非净利润12.43亿元,同比增长39.59%。

这组亮眼数据表明,东方雨虹似乎已重回增长通道。而就在半年前,东方雨虹还处于“至暗时刻”:2022年半年报“爆雷”,业绩大减近四成,年报净利润更是直接“腰斩”。

重回增长的东方雨虹可以就此高枕无忧了吗?

细看这份财报,东方雨虹的一大隐忧不可忽视,那就是应收款项绝对金额比较高,增速也比较快。半年报显示,截至2023年6月末,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是141.4亿元”,“其他应收款是34.29亿元”,合计近176亿元,相比2023年初增长约三成。

营收净利双增 零售业务亮眼

对于营收净利均重回增长,东方雨虹在财报中称,主要是渠道拓展、产品品类增加带来的主营业务产品收入增加所致。

东方雨虹重回增长,得益于零售业务表现出色。半年报显示,2023年上半年,东方雨虹零售业务实现营业收入50.5亿元,同比增长32.21%,占该公司营业收入的29.98%,零售业务占比逐步提升。

东方雨虹表示,上半年持续拓展民用建材领域,大力发展零售业务,强化品牌、升级服务、扩充品类,不断提升用户体验,提高核心竞争力。以民建集团、建筑涂料零售(或称“德爱威涂料零售”)、建筑修缮集团雨虹到家服务为代表的C端零售业务稳扎稳打、持续发力。其中,2023年上半年,民建集团实现营业收入43.84亿元,同比增长34.69%。

与零售端高增长相反的是,东方雨虹在体量更大的工程业务增速比较低。东方雨虹也在半年报中提到,近年房地产行业经历了多轮降杠杆、去库存、资金收紧等政策调控,中央与地方进一步明确住房的居住定位,改革完善住房市场体系和保障体系,使得房地产业正在经历结构性改变。未来,该公司可能存在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房地产市场宏观调控及行业景气度影响,导致经营受到不利影响的风险。

最近,碧桂园传出“爆雷”的消息,更令相关产业链企业如惊弓之鸟。恒大“爆雷”的阴云至今仍挥之不去,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因此元气大伤、一蹶不振者比比皆是。此次,碧桂园阶段性流动性危机如果处理不当,或将再次重创早已伤痕累累的产业链上下游企业。

作为防水涂料行业中的龙头,东方雨虹和房地产行业关联度颇高,尽管已采取多项措施规避房地产行业波动的不利影响,但其早已与房地产形成了共荣共损的关系。

房地产行业作为东方雨虹建筑建材产品销售、施工等系统服务的主要领域之一,占其营业收入及净利润的绝大部分份额。近年来,房地产行业经历了多轮降杠杆、去库存、资金收紧等政策调控,正在经历结构性改变。随着房地产风险出清,东方雨虹也有意涉足房地产开发市场。

2023年6月以来,东方雨虹先后7次在北京、广州、深圳等地参与土拍,但均以失败告终。尽管东方雨虹一再强调“没有参与房地产开发的想法”,但两个半月时间内,密集参与土地拍卖,相信东方雨虹还会继续。

百亿元应收账款高悬 经营性现金流为负

尽管东方雨虹一直在优化房地产业务构成,但其依旧持续受房地产成交低迷的影响。

最近3年,东方雨虹应收账款持续增长,2020年末、2021年末、2022年末分别为61.01亿元、87.64亿元、108.79亿元,2023年上半年应收账款金额为136.8亿,再度增长28亿元,创近年来新高。同时,东方雨虹资产总计为492.70亿元,应收账款占总资产比例为27.76%,已成为东方雨虹当前最大的一块资产。

事实上,大规模的应收账款,在过去1年成为家居建材类行业的隐忧。包括防水、涂料行业在内,由于和众多房企有较为深入的合作和业务绑定,随着上游部分房企出现财务资金链问题,下游建材行业也面临较大的坏账风险。

半年报显示,东方雨虹对应收账款计提的坏账装备比例不到10%。其中,按单项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金额约为1.88亿元,按组合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金额约为1.5亿元,坏账准备合计金额约为3.38亿元。

除应收账款外,东方雨虹的经营性净现金流也与净利润反差较大,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是-39.4亿元,与13.34亿元的净利润形成较大的反差。

对于应收账款的激增,东方雨虹并未在半年报中详细解释。

面对过百亿元的应收账款,东方雨虹选择发行票据予以应对。2023年6月,东方雨虹宣布拟发行2023年度应收账款资产支持票据,总发行规模不超过20亿元。交易标的为该公司及下属公司的应收账款债权及其附属担保权益,采用分期发行的方式,每期期限不超过3年,实际发行利率根据当时市场情况而定。

此前,东方雨虹已多次进行应收款项融资。2022年12月,东方雨虹2022年第一期应收账款绿色资产支持票据发行,发行总额为5亿元,以不超过15亿元应收账款作为基础资产。2021年末,2021年第一期应收账款资产支持票据发行,发行总额为5亿元。

东方雨虹表示,对应收账款进行融资可优化公司财务结构,有利于盘活应收账款存量资产,增加流动资金,同时进一步拓宽公司融资渠道,改善公司债务结构,有效降低债务性融资成本,有利于公司发展。

不过,股民对此表示质疑。有投资者在东方雨虹股吧中发帖说:“其实应收账款这个事说了好久了!只不过散户都不懂,所以觉得无所谓!”

高盛、摩根大通退出前十大股东 机构调仓动向不一

作为曾经的“白马股”,东方雨虹一直是机构以及投资者们的心头好。

不过,2023年上半年,东方雨虹前十大股东出现了较大变化。上半年,机构调仓动作颇多,高盛、瑞银、摩根大通等外资集体减持,但知名基金则继续大幅加仓,另有阿布扎比投资局新晋为其第九大股东。

其中,高盛国际一季度还新进成为东方雨虹第九大股东,不过二季度就退出了榜单,取而代之的是布扎比投资局。

与高盛一起退出前十大股东的还有摩根大通。此外,瑞银减持达14.27%,香港中央结算减持2.07%。睿远基金旗下的“睿远成长价值”则小幅加仓约2.68%,它也是东方雨虹十大流通股东中常客,自2019年成立以来一直在加仓,已重仓持有4年。同时,睿远基金旗下的“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持有”则以2540.01万股成为新晋第十大股东。

总体来看,外资机构趋于减持。而在此之前,东方雨虹董监高已经大幅高位套现。

公开资料显示,2022年6月20日-7月8日期间,东方雨虹6名高管合计减持1212万股,累计套现5.61亿元。其中减持力度最大的是副董事长许利民,共减持1000万股,套现4.59亿元,减持后许利民仍持股7226.92万股。这6名高管平均减持均价为46.25元/股,而截至2023年8月15日11时30分,东方雨虹报28.58元每股,可以说是高位套现。

目前,东方雨虹股价与2021年5月高点算起已“腰斩”。

2022年11月,在国外呆了3年之久的东方雨虹董事长李卫国回国“救火”,并定下两个目标:一是“争取做到2000亿人民币市值”;二是2023年实现20%的收入增长,70%的利润增长,55亿元的净利润。

然而,从2023年半年报看,东方雨虹“雨一直下”,想要看见“彩虹”可能还要再等等。

来源:犀牛财经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invest/5874871/

(0)
董建的头像董建
上一篇 2023年9月25日 下午6:39
下一篇 2023年9月25日 下午8:0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