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集群车宝申请破产,11年融资7轮超5亿元,倒在最后一公里?

来源 | 汽车服务世界(ID:asworld168)

集群车宝倒下了。

1月3日,新年第二个工作日,集群车宝创始人高集群发布公司全员信,表示:经公司股东大会决议,集群车宝即日起申请破产。(全员信附在文末)

成立于2013年的集群车宝,发展至今11年,期间完成从天使轮到C++轮共7轮超5亿元融资,最后一轮融资是2023年2月的C++轮5000万元。

与此同时,11年期间,集群车宝进行了多次转型尝试,从最开始的直营汽服连锁,到开放加盟,到推出一城一商和城市运营商模式,直至从汽车服务连锁彻底转型为数字化科技公司。

多次转型也表明,集群车宝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并可持续发展的模式,以支撑公司正常经营;可惜的是,11年时间和超5亿元融资,并未帮助集群车宝坚持下去。

在熬过三年疫情后,集群车宝挺过了后疫情时代的第一年,却倒在第二年的开头,不得不令人唏嘘。

“管理层八个月未领取工资,基层员工三个月未领工资”

在一封集群车宝的公司全员信中,高集群讲述了集群车宝申请破产的前因后果。

全员信开门见山:经公司股东大会决议,集群车宝即日起申请破产,落款时间是2024年1月3日,落款人是高集群。

高集群表示,2013年创办以来,公司致力于用新一代信息技术对传统汽车后市场转型升级,这也是集群车宝坚持标准化、信息化、智能化和数字化的主要原因。

创办之初,集群车宝就做好了“八年抗战”的准备,并历时11年,耗资3.5亿元,在2023年3月打磨出全产业链闭环的、一体化的数字化赋能平台。

高集群回顾:11年时间个人基本上全年无休,所有精力用于数字化平台的搭建和研发,“我本人前3年未领取过一分钱的工资”。

随后,高集群将申请破产的主要原因归结于三年疫情和国内外经济环境的影响,甚至到最后“我和夫人将家里的所有资产全部抵押给银行、并提供个人信用担保”。

至于集群车宝的经营情况,高集群透露,“公司管理层长达八个月未领取工资,基层员工三个月未领工资,仍然坚守岗位。”

高集群用“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形容集群车宝的遭遇,并表示“已经耗尽了最后一颗子弹,倒在距成功只有一公里的路上”。

至于未来如何,高集群承诺“公司将按法律程序成立破产清算组,妥善处理破产后的各项事宜”。

仅从这封全员信来看,高集群将集群车宝申请破产的核心原因归结于三年疫情和经济环境,而没有从战略、管理、团队等角度进行分析,似乎有点过于简单了。

全员信也有前后矛盾的地方,高集群表示2023年3月已经打磨出一套成功模式,并得到行业人士的广泛认可。

然而,如果事实如此,经过将近一年的发展,应该能支撑集群车宝继续走下去,也不至于“耗尽最后一颗子弹”。

至于全员信中提及的更为实际的问题,比如高层和基层的工资,以及未提及的供应商和加盟商的货款和其他款项,希望如最后所言,能够得到妥善处理。

11年融资7轮超5亿元,经历多次转型

回顾集群车宝的发展历程,或许能从细节中梳理出从成立走到破产的主要原因。

高集群是原国美电器有限公司华南大区总经理、国美电器副总裁。

2013年,高集群入局汽车后市场,创立集群车宝。成立之初,集群车宝定位于直营汽服连锁,首先在广州建立并扩张线下汽服门店。

2015年3月,集群车宝宣布完成1000万元天使轮融资,并在第二年6月完成A轮过亿元融资。根据公开信息,从2015年天使轮开始,集群车宝共前后完成了7轮超5亿元融资。

在汽车后市场还处于融资烧钱的阶段,A轮融资时,高集群宣布坚决不烧钱,资金用于数据库的开发,线下连锁的扩展,以及内部团队的管理。

彼时,集群车宝已经发展近40家门店,包括5家中心维修基地和30多家社区店,并且全部直营。

从当时的布局就可以看到,高集群从一开始选择了重模式,一边开直营门店,一边进行数字化投入。

2018年底,集群车宝已经发展77家直营店,高集群在公开场合表示,“我们不会考虑加盟”,并透露70%的门店已实现盈利,下一步向全国扩张。

不过,2019年年初,集群车宝就宣布开启加盟模式,当时的说法是直控,但是后来又用赋能加盟店来形容。到2021年中旬,集群车宝宣布赋能加盟店突破100家。

2021年底,集群车宝再次转型,发布一城一商独家加盟政策,相当于在一个区域内开发独家代理,拥有该区域开店数量的把控权。

不过,在疫情时期鼓励投资人在区域内持续扩张开店,这个决定如今来看值得商榷。

2022年,集群车宝的一城一商模式又升级为城市运营商,前后的区别在于,城市运营商参与的画像更多,汽配连锁店、代理商、培训公司都可以参与进来,这些群体本质上还是帮助集群车宝进行招商和运营。

当时高集群的设想:每家城市运营商发展30家汽服门店,预计到2025年,用3年时间在全国布局1万家汽服门店。

之后不久,集群车宝就宣布从汽车服务连锁转型为数字化科技公司,以系统和数据为核心赋能全行业,算是彻底摆脱了早期直营汽服连锁的身份。

根据集群车宝官方提供的数据:截至2023年上半年,全国40多家代理商经销商成为集群车宝的区域城市运营商,并相续成立城市运营中心,赋能门店数量增速同比前一年翻了一倍左右。

然而,半年之后,集群车宝就宣布申请破产,也不得不令人疑惑:这么多年呈现的数据和成绩,到底真假如何?

这个问题,或许很难得到回应。

“培训不到位、配件不行、不退押金”

刨除三年疫情影响,集群车宝走到今天,一定是多种因素作用下的结果。

汽车后市场是最为复杂的行业之一,仅仅是车型和配件数据,就远超其他行业。

集群车宝一开始就从数字化着手,开发SaaS系统,致力于提升行业效率,这个初衷是好的,但却忽视了行业的发展路径。

因为在这个阶段,行业还处于供给侧过饱和的状态,系统和数字化并非门店的核心痛点;在门店普遍缺乏流量的情况下,再谈效率意义就不大了。

所以,不少行业人士认为“集群车宝的做法过于超前了。”

宏观层面之外,从集群车宝多次转型历程,也可以看出战略上的不清晰。

在资本活跃的阶段,集群车宝就采取最重的直营模式,同时进行数字化投入,显然低估了行业的复杂度和困难度。

随后,在直营模式还未跑通的情况下,集群车宝就开放加盟,却忽视了一个事实:如果加盟门店经营不达预期,很容易导致加盟商的抗议,从而对品牌带来负面影响。

事实上,一位集群车宝加盟商向汽车服务世界反馈过加盟中遇到的种种问题。

这家门店是2020年10月加盟集群车宝,前期出5万元货款和5万元保证金,以及1年8000元培训费用,并口头承诺1年无条件退出。

然而,他在加盟后就发现情况不对:“我们的流水要通过他们的系统,但是动不动就罚款;承诺的培训也没有做,配件质量一般。最后我想要退出加盟,但是不退保证金,货款也要不回来。”

之后,这位加盟商和其他加盟商一起去集群车宝总部沟通,但是结果并不理想,在他看来,“集群车宝在线下门店运营上做得不好,高集群本人也听不进别人的意见。”

通过这个案例,或许能够看出集群车宝发展中的主要问题。

汽服是一个重线下、重运营的行业,如果一味地强调线上,强调系统,反而是本末倒置,忽视了行业最本质的东西。

集群车宝带来的启示

集群车宝申请破产,已经尘埃落定,在既定事实之外,还能给行业带来哪些启示?

第一,汽车后市场,包括汽服连锁赛道,是一个极度复杂的领域,只是通过单点(比如系统)就想突破全局,发展成为行业平台,这个想法并不现实。

第二,资本往往具有两面性,一面是毒药,一面是解药,资本换规模,规模换效率,并不适用于当下的汽车后市场,所以,企业还是要实现自我造血,依靠业务的盈利性支撑发展。

第三,汽服的本质依然在线下,包括门店运营、项目设计、人员管理、客户服务等等,线上只能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

第四,聚焦还是行业主题,对于大型企业而言,一开始就要找准战略定位,如果一直走弯路,进行3-4次转型,到最后即便想调整,可能也没机会了;对于小企业而言,做小做精做专,才能建立护城河。

第五,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对行业尽量保持敬畏之心,就算最终退场,也要做到最基本的体面。

最后,希望无论是连锁还是单店,无论是汽服企业还是汽配企业,祝所有行业人士,都能找准自己的定位,在这个稍显寒冷的时期,平稳过度,迎接属于自己的春天。

来源:犀牛财经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invest/5896297/

(0)
董建的头像董建
上一篇 2024年1月5日 下午7:26
下一篇 2024年1月5日 下午10:4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