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数西算”浪潮将至,IDC龙头宝信软件却面临危机?

2月1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多个部门印发通知,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内蒙古、贵州、甘肃、宁夏启动建设国家算力枢纽节点并规划了10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至此,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体系完成总体布局设计,“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全面启动。

自“东数西算”概念现世以来,国产软件板块大放异彩,超10只个股掀起涨停潮。其中板块龙头依米康累计涨幅高达141.1%。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作为数据中心第一股宝信软件却不涨反跌,截止3月4日,累计跌幅1.6%。昔日一度是投资宠儿、风光无限的宝信软件大幅跑输行业,究竟是什么原因?

IDC_宝信软件_东数西算-1
图片来源:宝信软件官网

“东数西算”全面落地,国产软件板块久旱逢甘

“东数西算”工程自2月17日正式启动后,相关概念股持续大涨。3月1日,中富通(300560)20cm涨停,零点有数(301169)、首都在线(300846)涨超10%,南威软件(603636)、南兴股份(002757)涨超7%,初灵信息(300250)、荣联科技(002642)等个股纷纷跟涨。

消息面上,人民日报评论指出,实施“东数西算”工程,有利于提升国家整体算力水平,促进绿色发展,扩大有效投资,推动区域协调发展,战略意义十分重大。

曾经,计算机板块由于驱动性强、壁垒较高,具有较强的成长性和爆发性,整体估值水平始终位于所有板块的前列。但是近两年疫情导致全球经济下滑和通胀环境的影响,板块整体回调了40%以上,相比于其他板块近三年的估值表现,明显处于被低估的状态。

受“东数西算”工程的利好影响,软件板块迎来了一波爆发式的涨停潮,依米康、首都在线、迅游科技、亚康股份、南凌科技、浙大网新、宁波建工、沙钢股份、常山北明等超10只相关概念的个股轮番上演了涨停,板块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摩根大通表示,当前政策引导支持下,A股计算机软件板块已经迎来投资的窗口期。

“东数西算”中的“数”指数据,“算”指算力,“东数西算”即将东部的数据传输到西部进行计算和处理。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之一。随着互联网、工业、金融等行业对于数据的处理和应用,使得数据要素同样面临不均衡分布问题。

当前国内主要人工智能企业以及数据中心大多集中在东部地区,对算力的需求不断加大,但一线城市的土地、能源等资源又相对稀缺。而我国西部地区资源充裕,具备发展数据中心、承接东部算力需求的潜力。“东数西算”一方面实现了数据的市场化配置;另一方面则是在数字经济时代,帮助缩小东西部经济的地域差异。“东数西算”的作用,可以类比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南水北调”。

IDC_宝信软件_东数西算-2

根据国家发改委数据,我国数据中心规模已达500万标准机架,算力达到130EFLOPS(每秒一万三千亿亿次浮点运算)。根据中国IDC圈测算,2020年,我国IDC行业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958亿元,预计仍将以每年超20%的复合增长率快速增长。

西南证券认为,“东数西算”工程将长期利好数据中心产业链和算力网络产业链,从受益方角度来看,IDC土建工程、绿色能源供给、枢纽节点范围内的IDC运营商或将率先受益,算力网络通信、IT设备制造、基础软件、网络安全软硬件中长期也将被拉动。

IDC_宝信软件_东数西算-3

但是,此次狂欢,卡位“IDC+工业互联网”的新基建龙头宝信软件仿佛被遗忘了。自2月17日政策出台,公司股价累计跌幅1.6%,大幅跑输行业。宝信软件被认为是数据中心板块中的“一哥”,昔日也一度是受到机构追捧的投资宠儿。

宝信软件,昔日“投资宠儿”

随着“东数西算”工程正式启动,作为直接受益方的IDC板块成为市场关注焦点被提前引爆,不足为奇。

而成立于1978年的宝信软件目前市值850亿元,扣非净利13.25亿元,是国内钢铁信息化、自动化第一品牌。

宝信软件的前身是宝钢在1978年成立的自动化部门,2001年通过借壳当时的上海钢管实现在上海主板上市。公开资料显示,宝信软件实控人为中国宝武集团。宝信软件的主营业务为软件开发,占比超过70%,背靠宝武也使得宝信一直深耕于制造业,聚焦钢铁、有色、制药等行业。

宝武集团作为国内钢铁企业的龙头之一,在一、二线城市拥有大量的工业用地资源,一方面能够提供IDC所需的土地、电力资源和排放指标,另一方面本身面临着去产能和环保压力,因此发展IDC是必然趋势。

而宝信软件目前的第二大业务就是IDC业务,其于2013年起利用股东资源优势积极布局。虽然起步较晚,但是通过母公司可以低成本获得上海及周边城市的稀缺土地资源,因此盈利能力不俗。2021年中报显示,IDC业务的毛利率高达51.53%,领先行业,已经成为宝信软件新的业绩增长点。

对于IDC企业来说,土地资源是关键。因为将数据从IDC企业传导至数据使用方,会存在一定的时延,而时延与距离正相关。因此一般情况下,企业会选择就近租用机柜。

而大型互联网公司对IDC需求很大。但是在一二线城市,土地、能耗指标、牌照都难以获得,有资源的公司便成为提供第三方IDC运营服务的首选。宝信软件的宝之云IDC产业位于上海市宝山区大数据产业园区,地理位置优越,成为了众多大型客户的首选。

IDC_宝信软件_东数西算-4
图片来源:宝之云官网

机架是数据中心运营的基础设施,因此,机架规模是衡量IDC业务竞争力的主要指标之一。根据宝信软件的规划,至2023年,机柜总体规模将达5万个,目前已交付机柜2.7万个,客户包括阿里、腾讯、华为云等互联网知名企业,以及太平洋保险、中国平安等金融客户。当前公司IDC前四期机柜的平均上架率超过90%,远高于全国50.1%的平均上架率,因此宝信的IDC业务收入持续增长有保障。

IDC_宝信软件_东数西算-5

正因为稀缺资源和优秀业绩的双重加持下,宝信软件成为了投资机构追捧的对象。但是2021年三季度,大量公募机构对公司进行了减仓,或许正是源于此次新出台的“东数西算”政策。

“东数西算”下,宝信软件面临危机

“东数西算”工程,不仅仅是利好IDC行业那么简单,极有可能改变整个行业的竞争格局。

根据君临研究中心的观点,早期竞争阶段的IDC行业,主要靠资源关系。而宝信软件作为宝钢的子公司,优势很大。一方面可以低成本获得上海及周边城市的稀缺土地资源,另一方面通过母公司的客户渠道,可以大幅降低营销费用支出,因此能够维持如此之高的利润率。

但是,宝信软件“背靠大山”是把双刃剑,其收入的半壁江山来自关联交易。据券商数据,公司2021年预计来自宝武集团的关联交易金额高达72亿元,占软件收入比重大约80%。因为关联交易越来越多,存在隐秘的、非市场化的收入就越大,对母公司订单的依赖性越大,也就难免让投资者怀疑公司若遇到母公司发展瓶颈和市场化后,能否拥有真正的护城河和盈利能力。

此外,“东数西算”政策的出台将会影响以宝信软件为代表的一线城市IDC企业的议价能力。

政策旨在将东部日益增长的算力需求投放到西部地区,算力需求的西迁意味着原本扎根东部的IDC企业的需求增量将会被西部的IDC项目分流,这对于西部的IDC产业集群无疑是重大利好。另外,西部的算力成本更低,具备价格优势,政策后续还会有更多扶持。根据规划,未来我国西部地区机柜的上架率或将由30%提升至50%,而这其中绝大部分的增量或将来自于东部的算力需求溢出。

这意味着,对于宝信软件此类深耕华东地区的IDC企业而言,原本属于华东区的需求增量被瓜分走。国内那批早先由于缺乏一线城市土地资源、只能退居西部地区运营IDC项目的二线IDC厂商,很可能将从中受益。

宝信软件如果不想损失这部分的市场势必要加入这场IDC竞争的内卷中。日前,宝信软件表示,“东数西算”是国家的一个重大战略布局,有助于优势互补,优化资源配置。公司将认真研究相关政策并积极参与此项工程。

未来,宝信软件将如何应对“东数西算”带来的挑战,是否继续维持在IDC领域的竞争优势,值得期待。

来源:数据猿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report/5723340/

(0)
NEXTECH的头像NEXTECH
上一篇 2022年3月10日 下午1:48
下一篇 2022年3月10日 下午2:0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