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医生AD诊疗态度报告

中国老年医学学会精神医学与心理健康分会主办,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协办,中华医学会精神医学分会老年精神病学组中国医师协会精神科医师分会老年工作委员会华南地区精神心理专科联盟老年精神医学分联盟广州心理卫生协会、广东省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神经心理学组承办,罗氏中国支持的”第八届中国老年医学与科技创新大会暨2022年中国老年精神医学与心理健康学术会议“于线上精彩启幕。

大会以”创新研究视角、拓展学科领域”为主题,邀请了中国老年医学学会精神医学与心理健康分会会长、北京大学第六医院教授于欣、国家心理健康与精神卫生防治中心纪委书记、党委副书记姜雯、北京医学奖励基金会医学部副主任夏青、北京大学第六医院教授王华丽、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阿尔茨海默病分会(ADC)主任委员、解放军总医院主任医师解恒革、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党委书记宁玉萍、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神经内科教授孙永安、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阿尔茨海默病诊治中心主任、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教授肖世富、中华医学会精神医学分会老年精神病学组组长、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浙江省肿瘤医院教授于恩彦、中国医师协会精神科医师分会老年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汤艳清等众多专家学者,就积极应对老龄化、早防早治、规范管理等老年精神心理健康防控问题进行了深入研讨。

本次大会发布了国内首个《医生AD早期诊断态度调查报告》,对全国近2000名临床医生就阿尔茨海默病早期诊断的态度与诊疗行为的大样本调查报告。调研从认知障碍专业医生及社区医生两种视角出发,报告对于了解诊治指南与实际临床实践中的差距,推动阿尔茨海默病领域早期诊疗阻碍的解决策略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诊疗关口前移,破除AD早诊阻碍迫在眉睫

认知障碍(俗称痴呆)是老龄化社会不可忽视的公共卫生问题,其中最常见的是阿尔茨海默病(Alzheimer’s Disease, AD)。痴呆症影响全球超过 5500万人,每年有超过1000 万新病例[1],其中AD是老年期最常见的痴呆类型之一,约占老年期痴呆患者的60%~80%[2]北京大学第六医院于欣教授提出,随着我国老龄化进程的加快,我国已提前进入老龄化社会,我们有大量的老年精神和心理健康问题需要应对,AD防治将不仅是医学界也将是整个社会面临的重要问题。

AD防治是一个世界性难题,首要原因在于难以早期诊断。AD起病隐匿,病程进展慢,易被患者及家属误认为是老年性记忆力衰退,从而忽视就医,导致就诊时主诉发病时间不明确,给诊断带来极大挑战。

中国科学院大学附属浙江省肿瘤医院于恩彦教授表示:”从主观认知功能减退,轻度行为障碍,轻度认知功能障碍,到中度和重度神经认知损害,再到最后痴呆,这是认知障碍逐渐进展演变的一个连续疾病谱,这其中相当长的演变过程就是我们进行早期干预的最佳时期。”与此同时,治疗早期AD的单克隆抗体药物将在今年年底发布三期研究数据,有望为早期AD患者的早治提供新的选择。

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王华丽教授大会中提到,”我国老年精神医学的范畴在不断发生变化,其中最典型的变化就是‘疾病关口前移’。因此对待阿尔茨海默病也应加强宣传痴呆早期信号的识别,进一步推动记忆体检纳入健康体检的进程,做到‘诊疗关口前移’,把握‘黄金窗口期’,强化临床标准化诊疗管理。”

但在实际临床操作中,AD早期诊疗现状却不容乐观。据已发表数据,包括AD在内的各类型痴呆在我国的就诊率仅为26.9%,临床漏诊率高达76.8%[3]。”国内AD患者从首次出现明显认知症状,到首次就诊的平均间隔约为2年[4],即便在诊疗水平较高的记忆门诊中,诊断延迟也非常普遍,往往错过了最佳的治疗和干预期。”王华丽教授补充道,患者及家属对疾病早期症状缺乏了解,且对这种精神疾病有比较强烈的”病耻感”,也是AD不被及时发现的主要原因。

规范诊疗态度,开创我国临床医生早期AD诊断研究新时代 

临床医生包括认知障碍专科医生和社区医生,是AD患者诊疗路径中最为重要的一环。大会发布的《医生AD早期诊断态度调查报告》首次对来自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659名痴呆及认知障碍的专科医生,和1288名社区医生进行了问卷调查,在此前国内尚无大样本调查了解专科医生对早期AD诊断的定义及态度。北京医学奖励基金会夏青主任强调:”《报告》的发布必将为我们未来优化阿尔茨海默病的早期诊断路径、制定阿尔茨海默病的防治政策提供科学的依据。”

认知障碍专科医生是诊治痴呆及认知障碍的主力,他们对阻碍患者获得及早诊疗的因素有着最为深刻的理解。《报告》的主要起草者王华丽教授称,《报告》显示,专科医生对AD患者早期诊断的重要性与获益予以充分肯定,其中95.3%专科医生认为”照护服务体系中的老年人都应该接受AD早期诊断评估”,94.7%专科医生认为”AD早期诊断能使患者尽早得到干预”。

尽管专科医生的早诊态度很积极,但与临床实践尚有裂痕。比如, 46%的专科医生表示”药物疗效不确切的情况下,不想对早期AD患者下诊断”,另有14.1%被调研专科医生对此持中立态度。广州医科大学附属脑科医院党委书记宁玉萍表示,”强调早期治疗,规范专科医生对AD的早期诊断态度与早期诊疗模式,对于进一步前移临床诊疗的窗口是非常必要的,可以有效延缓AD病程,改善AD进展。”

除专科医生外,随着国家医改和分级诊疗工作的推进,社区医生未来也将在AD患者的诊疗中发挥重要作用。调查发现,社区医生具有较强的AD早筛意识,但社区医生对AD筛查能力不足却形成AD早期诊断的桎梏。一方面,社区医生对疾病的风险因素、评估与诊断、病因等认识水平有限,是社区医生对认知障碍作出独立判断的影响因素。另一方面,基层医疗保障不健全也影响了社区医生在早期筛查和诊断中发挥作用。

对于此,王华丽教授为社区医生未来的工作提出建议:”一要加强AD早期征兆的公众教育,提高公众对阿尔茨海默症早诊早治早防的科学认识;二要建设基层记忆门诊,推广早期筛查和评估工具在基层机构的应用,提高早期筛查的可及性;三加强基层培训,提升基层医生对精准诊断方法的知晓度;四要开通双向转诊通道,为早期诊断出AD的患者提供早期治疗方案;五要加速AD标记物研发的创新成果转化,提高早期诊断的可获得性。”

“了解专科医生对早期诊疗的态度及观念,以及社区医生对AD疾病知识的掌握程度、诊疗态度,有助于厘清当前诊疗路径中的阻碍因素。了解痴呆及认知障碍的专科医生目前的诊疗行为,有助于评估诊治指南与当前实际临床实践中的差距。”于欣教授总结道,这些数据有助于医疗机构及政府后续开展工作,以探寻克服AD早期诊疗阻碍的解决策略,为进一步推进我国AD防治水平的提升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罗氏诊断医学科学事务部负责人濮存莹女士表示:”改变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生活的关键是:早筛、早诊、早治。罗氏致力于改善AD患者的预后,在AD诊疗路径中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希望未来罗氏能够继续同社会各界力量携手,努力构建AD防控体系,助力国家健康老龄化战略目标的实现。”

[1] 全球疾病负担研究(GBD 2019)

[2] 田金洲, 解恒革, 王鲁宁, 等. 中国阿尔茨海默病痴呆诊疗指南(2020年版)[J]. 中华老年医学杂志, 2021,40(03):269-283.

[3] 国老年保健协会阿尔茨海默病分会研究小组,适用于中国人群的阿尔茨海默病筛查和诊断框架;中华内科杂志,2019年2月第58卷第2期,91-101

[4] Wang HL et al., J Glob Health. 2019 Dec;9(2):020321

消息来源:罗氏制药中国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前途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6日 下午4:40
下一篇 2022年11月6日 下午4: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