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研究生大调查:靠津贴根本吃不饱饭,找兼职和借债维持

Nature调查发现,大部分研究生的津贴根本不足以维持基本生活。饭都吃不上,哪有精力好好搞研究?近一半人表示可能会因为经济原因放弃读研。

现在的研究生太穷了!

在《自然》杂志2022年对全球研究生的调查中,85%的受访者担心没有足够的钱来购买食物和支付房租及其他费用。

研究生的经济拮据问题,已经成了全世界高等教育中最紧迫的问题之一。近一半(45%)的受访者同意,不断上涨的生活费用,可能会促使他们放弃读研。

这 次调查是《自然》杂志首次对全球研究生进行的调查,包括硕士生和博士生,共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3200多份答复。

在问卷和评论中,学生们讲述了他们在继续学业的同时,努力维持生计的艰难历程。

Nature研究生大调查:靠津贴根本吃不饱饭,找兼职和借债维持

对问卷和评论内容进行审查的,是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的数学家内森·加兰 (Nathan Garland)。

他说:「看起来情况只会越来越糟。目前的情况仍然看不到改善的迹象。」

研究生经济拮据的问题在北美地区尤其普遍,超过四分之三(76%)的受访者将 「整体生活成本 」列为获得学位的最具挑战性的困难之一。

在调查中,95%的人「同意或强烈同意」生活成本的上升是一个问题。2022年9月,美国的同比通货膨胀率为8.2%。在英国,消费者价格指数12个月里上涨了10.1%。

美国的一位生物学博士生表示:「当你连吃饭的钱都不够的时候,你很难专注于研究、教学、指导、写论文、申请基金。」

Nature研究生大调查:靠津贴无法维生

波士顿大学的二年级博士生卡莉·戈登(Carly Golden)正面临着经济困难,波士顿是美国最物价最贵的城市之一。她每年获得约40000美元的津贴,这远远不能满足生活成本的需要。

她说:「在波士顿,这已经接近贫困水平了。」据统计,波士顿的单身成年人的生活工资是每年近47,000美元。

她说:这点津贴,付房租就要花掉60%。她有可能通过与室友住在一起来省钱,但她说,自己需要空间和安静,以便能够正常学习。她可以通过搬到价格较低的郊区来节省租金,但需要多花一个小时的通勤时间。

她说,如果可以重新申请项目,我可能选择一个更便宜一些的州。

Nature研究生大调查:靠津贴根本吃不饱饭,找兼职和借债维持

2022年3月,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的研究生学工举牌抗议收入过低

在印度,研究生往往最终居住在成本最高的地区,社会生态学家阿米特·库里恩(Amit Kurien)说,好的大学都在大都市里,都在喧嚣的地方。

班加罗尔是印度的信息技术中心,这里聚集了大量年轻的专业人士,他们有体面的收入,他们的生活方式与那些仅仅是为了糊口谋生的研究生非常不同。

库里恩说,他在读博士时,每年收入不超过4000美元。「这简直太少了」。他说,他之所以能过得很好,部分归功于他父母的支持,但这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宽裕的家庭。

为了生活,无奈找兼职

为了维持生计,许多研究生承担了额外的教学任务。

加兰说:「现在大学就在利用这种廉价劳动力,而不用雇用长期工作人员。」

根据他的计算,澳大利亚的研究生津贴水平相当于全国最低工资标准的三分之二左右,这迫使许多学生在大学之外寻找额外的收入,有些人在去Uber开车跑活,或去披萨店打工赚钱。

在《自然》的调查中,近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在做兼职,在硕士生中尤其普遍(31%),可能是因为他们的津贴比博士生要少。

许多博士生的合同中禁止他们去外面找兼职,至于是不是遵守很难讲,但是一些硕士生却有更多的「兼职自由」。

Nature研究生大调查:靠津贴根本吃不饱饭,找兼职和借债维持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二年级硕士生伊桑·所罗门(Ethan Solomon)说,他的合同中没有任何关于兼职的限制性条款。

当其他学生去开Uber、去餐馆当服务员时,他找了个「品牌大使」的活,在音乐会、爵士音乐节和其他活动中推广产品并分发T恤和其他宣传品。

这些活动通常在周末举行,他说:「这并不影响我的实验室工作,而且我还在不断进步,所以在这方面没有问题。」不过他说,他计划在获得硕士学位后不再读博了,主要是不想为了获得博士学位再过上四五年穷日子。

在《自然》的调查中,只有大约一半的硕士生表示他们计划继续攻读博士学位。

钱还是不够花?借债吧

在调查中,有近五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预计在学习期间会借债,有些甚至要借数万美元。另有11%的人不确定他们是否能在完成课程的同时,不陷入欠债的困境。

总体上看,71%的人说他们不期望负债。

戈登说,如果没有她在开始读研究生之前的研究工作,她可能会累积债务。「如果我不是之前上过几年班,攒了点钱,那么可能就不得不贷款了。」她说。

Nature研究生大调查:靠津贴根本吃不饱饭,找兼职和借债维持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33%的已经成家的受访者预计在学习期间会借债。印第安纳州西拉法叶市普渡大学的经济学家杰森·卢斯克(Jason Lusk)说,已经成家的学生特别容易陷入债务。

2020年11月,卢斯克协助组织了一项调查,从该大学的研究生那里收集了1400多份回复问卷。在该调查中,没有受抚养人的学生每年的储蓄中位数超过1100美元,但有受抚养人的学生每年的赤字中位数超过20,000美元。

调查发现,那些期望在最终的职业生涯中挣得更多的学生,在学习期间不太可能存下钱。「他们中的一些人是把读博作为一项投资,他们愿意贷款以在未来赚更多的钱。」

卢斯克表示,大多数研究生都是通过教学助理的形式获得半工半读的报酬。在2022年8月,这笔报酬大概相当于最低年薪24124美元。

另外,这些学生通常还能获得学费减免,外加医疗保险和带薪假期等福利。「靠这个发财是别想了,但我觉得这不算剥削。」他说。

Nature研究生大调查:靠津贴根本吃不饱饭,找兼职和借债维持

波士顿大学的博士生Carly Golden说,她把60%以上的津贴花在了房租上

改善不是没有,但来的太慢

一些机构正在采取措施,帮助学生跟上生活成本的增长。

英国剑桥大学下属的生命科学研究中心Babraham研究所工作的二年级博士生艾米·达什伍德(Amy Dashwood)在接受调查后,发现自己的工资涨了。

该研究所承诺,从10月1日起,学生的年度津贴最低为19000英镑(21,700美元)。这意味着在她每个月可以多拿250英镑。

同样在10月1日,英国研究与创新部(UKRI)将学生的最低津贴提高到17668英镑,每年增加了2000多英镑。

达什伍德说,多出来的钱将缓解研究生课程的大部分财务压力。「这让我肩上的担子减轻很多,我可以更好地集中精力学习。」她说。

「这下我可以出去买买东西,不用每天紧张兮兮地查账户余额。」 不过她希望继续保持节俭的生活方式,包括与两个人合住一个房子,只购买基础生活必须的物品,很少外出。

她说,她没钱和朋友出去玩,也没钱去度假,这些活动可以帮助她放松,让她忘记工作。

加兰说,澳大利亚需要采取立法行动,或者由教育部长发表紧急声明,才能大幅改善国家对研究生的支持。

不过他认为眼下这样的声明是不可能发表的。「希望在未来某个时候情况会好转。但如果我们不呼吁、不关注,事情就不会变得更好。」

参考资料: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2-03478-x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2-03394-0

https://www.lcsun-news.com/story/news/education/2022/05/06/state-certifies-new-mexico-state-university-graduate-student-worker-union/9666575002/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新智元”(ID:AI_era)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前途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6日 下午6:39
下一篇 2022年11月6日 下午6:3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