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OS ONE:其影响心理状态与睡眠质量,更易罹患新冠肺炎!

根据国际疼痛研究协会(Th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Study of Pain)的定义:疼痛是一种不愉快的感觉和情感体验,与实际或潜在的组织损伤有关。在分类上,疼痛一般分为急性疼痛和慢性疼痛两大类,前面我们提到一些疼痛的情况,大都属于急性疼痛的一种,而慢性疼痛,则是指持续一个月以上(以前为三个月或半年)的疼痛,也有人把慢性疼痛比喻为一种不死的癌症。事实上,心理因素也是慢性疼痛障碍的重要成分之一。

近日,来自英国的研究团队在PLoS One上发表了题为:Chronic pain: Evidence from the national child development study的文章。此项研究在1958年英国所有单周出生的人中,探讨了中年(44岁)的短痛和慢性疼痛与后来的健康、福祉和劳动力市场之间的关联,结果发现超过12,000名英国人的数据显示慢性疼痛与心理健康状况不佳,睡眠恶化等有关

PLOS ONE:其影响心理状态与睡眠质量,更易罹患新冠肺炎!
PLOS ONE:其影响心理状态与睡眠质量,更易罹患新冠肺炎! 

NCDS是英国的一个国家儿童发展调查项目,他们会持续跟踪调研1958年3月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一周内出生的所有人,参与者一生都被随访,调查波次发生在围产期(怀孕28周到产后一周)死亡率研究(PMS)的出生时,然后在7、11、16、23、33、42、44、46、50、55和62岁时进行,总共有12次调查。该调查包括来自被调查者、他们的老师和父母的数据。研究者利用了其中11次调查的数据,这其中不包括1981年23岁时的NCDS4数据。经过统计总共有18558名受访者,包括619名死亡的胎儿。

同时英国的另一项生物医学调查(BMS)项目对年龄大多为44岁的非传染性疾病受访者进行了详细的生物医学指标调查,包括视力、肺功能、血压、脉搏、心理健康、疼痛等问题的测试,研究者将BMS的疼痛数据与NCDS数据联系起来,发现慢性疼痛可以预测多年后的各种客观和主观结果。作者的数据表明,他们的慢性疼痛变量,在44岁时观察到,明显地:

1)提高了50岁时出现身体疼痛和55岁时出现背痛的概率。

2)降低46岁和50岁时的生活满意度以及55岁时的一般健康和生活态度。

3)提高了55岁时的抑郁症和50岁时以Malaise评分衡量的不快乐。

4)降低了十年后55岁时工作的概率。

5)减少睡眠时间,使睡眠更有可能受到困扰。

5)最后,提高了十八年后患新冠肺炎的概率。

众所周知,疼痛与失业和不从事经济活动有关。之前的研究表明,在整个生命过程中,失业者比就业者遭受更大的疼痛,从30岁起,非劳动力(NILF)的疼痛发生率最高。本文使用NCDS的一项研究发现,那些45岁的失业者更有可能报告慢性广泛性疼痛,而另一项研究显示45岁的肌肉骨骼疼痛在社会阶层较低的人中更多。在其他研究中也发现了疼痛和无业之间类似的横断面关联。

PLOS ONE:其影响心理状态与睡眠质量,更易罹患新冠肺炎!

表1:新冠病毒,健康和福祉,62岁的新冠病毒大流行调查,2021年2月至3月

作者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从44岁时观察到的慢性疼痛的意义逐渐减弱,而最近的疼痛经历变得很重要,这种情况出现在表1中,即62岁时的痛苦分数–它表明了抑郁症的倾向,在这种情况下,55岁和50岁的疼痛都是重要的预测因素,即使将三个滞后的生活满意度变量作为控制变量,62岁时的生活满意度也是如此。

PLOS ONE:其影响心理状态与睡眠质量,更易罹患新冠肺炎!
PLOS ONE:其影响心理状态与睡眠质量,更易罹患新冠肺炎!

表2:BMS(44岁)的慢性疼痛以及46岁和出生时的特征%

该表显示,女性的慢性疼痛高于男性,在原始数据中,受教育程度最低的人、吸烟者和失业者的慢性疼痛最高,尤其是在那些脱离劳动力队伍(OLF)的人中,这一群体的生活满意度得分也相对较低。同时研究者还能够确定受访者在1958年出生时母亲的丈夫的社会阶层,当然也需要注意到,社会阶层是一个随时间变化的变量。作者发现,技术含量越低的职业,慢性疼痛越高,而专业和行政职业以及农民的慢性疼痛则较低。

总体上说,在作者的这项研究中使用的数据中,五分之二的40多岁的人报告遭受了慢性疼痛。认真对待慢性疼痛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它对人们的一系列健康和福利结果,包括预期寿命,有着相当大的持续影响。

由于许多研究疼痛”影响”的文献要么是横断面的,要么是利用跟踪个人几个月或偶尔几年的小组数据来研究疼痛的短期影响。在通常情况下,对非随机人群的影响进行估计是常见的方法,如那些因疼痛而寻求治疗的人。

在本次研究中,作者的论文采取了一个非常不同的方法。他们以英国1958年3月的一个星期内出生的所有人群为研究对象,追踪44岁时中年的短痛和慢性疼痛对几十年后(50-62岁)的健康、幸福和劳动力市场的影响。同时研究者还显示了其他年龄段的背痛和身体疼痛的影响,作者研究了中年时期非常广泛的指标,包括疼痛、一般健康、抑郁、萎靡不振、生活满意度、能量水平、乐观、有偿工作和睡眠质量,以及罹患新冠肺炎的情况。

正如《柳叶刀》杂志所指出的那样:患有慢性疼痛的人每天都要面对别人认为是理所当然的简单任务的挑战。这往往意味着不被人相信。因为没有好转而被污名化,或被评判为无法应对,这可能意味着生活在精神健康和自尊心低下、学校或工作缺勤、人际关系破裂和社会经济劣势中。慢性疼痛不仅在英国社会中值得注意,在我们这个老龄化日渐严重的社会中更应该得到关注,在我国,至少有一亿以上的慢性疼痛患者,慢性疼痛不仅给病人本身带来了长期的精神与身体双重负担,更给社会带来了沉重的经济压力。 

诚然,疼痛给我们带来的总是不好的体验,但同时疼痛也提醒我们,要及时采取行动以避免危险。保持我们的身体健康,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生活中的挑战,及时察觉身体或心理的异常并加以纠正,唯有如此,才能使我们远离慢性疼痛!

参考文献:

1. Blanchflower DG, Bryson A. Chronic pain: Evidence from the national child development study. PLoS One. 2022 Nov 2;17(11):e0275095.

2. Blanchflower D. G. and Bryson A. Unemployment disrupts sleep: evidenc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Economics and Human Biology, 43, 101042 (2021).

3.MacFarlane G. J., Norrie G., Atherton K., Power C., and Jones G. T. The influence of socioeconomic status on the reporting of regional and widespread musculoskeletal pain: results from the 1958 British Birth Cohort Study Annals of Rheumatic Disease, 68: 1591–1595 (2008).

来自: 生物谷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前途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下午12:39
下一篇 2022年11月21日 下午1: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