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T:新冠病毒对消化道的长期影响究竟如何?

要说现在全国还有什么能比新冠病毒跑得更快,那大概就是各种有关新冠病毒的传言了,奇点糕感觉得把自己掰成三四份才能做好Fact-Check,毕竟各种家人群朋友圈传的东西一天比一天离谱,放着不管也怕出啥乱子。

而众所周知,越是未知的存在越容易引发恐慌,像XBB.1.5这样的新突变株就更是如此,前几天只是一份出处不明的微信聊天记录,就引发了无数人对“新冠致腹泻”的恐慌,让蒙脱石散、诺氟沙星乃至纸尿裤都被哄抢……

最近这几天,奇点糕们也在后台收到了不少相关提问,正好在这里做个统一回复:目前科学界对XBB.1.5的研究还不多,但现有证据并未提示XBB.1.5更易导致腹泻,盲目恐慌、跟风抢购,可以说是相当无谓的。

不过上个月发表在知名期刊Gut上的一项研究,倒是值得在座的“阳康”人员们参考:需要住院治疗的新冠感染患者,出院后一年内的肠易激综合征(IBS)发生率会大幅升高,达到对照人群的6倍以上(3.2% vs. 0.5%)!

而且发生IBS的患者中有一半是腹泻型(IBS-D),所以“阳康”后倒是可以相应做些准备。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新冠患者出院后的便秘和大便干结发生率也低于对照人群[1],看来新冠病毒对消化道乃至肠-脑轴的影响都值得关注啊。

GUT:新冠病毒对消化道的长期影响究竟如何?

论文题图

虽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这个名字用了接近3年,但由于人体小肠黏膜细胞表面,也存在把新冠病毒“放进细胞内”的ACE2受体,新冠感染导致的消化道症状并不少见,有时甚至会成为患者的主诉症状。

在国外的一些研究中,新冠患者就诊时报告存在消化道症状的比例,甚至高达40-60%[2-3],腹泻、恶心、呕吐、腹痛、食欲减退都相当常见;而在确诊后6个月时,仍有29%的患者报告存在自认为与新冠感染有关的消化道症状[4]。

基于这些情况,多国学者专门组织开展了“消化道-新冠感染”(GI-Covid-19)前瞻性研究,来深入解析新冠患者消化道症状的严重程度、背后原因和解决方案,这也是本次研究的数据来源。

而研究者们之所以把IBS单独拎出来,则是由于病毒和细菌性感染,是已知诱发IBS的最主要危险因素之一,而且IBS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也比较明显,如果新冠感染也会导致更多的IBS,未来就要加以重视了。

GUT:新冠病毒对消化道的长期影响究竟如何?

该研究共纳入2020年5-10月间需要住院治疗,且既往无消化系统疾病史的614例成年新冠患者,并设置269例非新冠原因、基线状况整体相近的住院患者作为对照,评估两类人群消化道症状、感染后IBS及焦虑/抑郁症状的发生率。

基线数据显示,新冠住院患者的消化道症状发生率显著更高(59.3%/39.7%, P<0.001),以恶心(28.8%/12.6%)、腹泻(37.3%/9.4%)、大便不成形(27.2%/7.9%)和便急(15.9%/4.9%)为主,多数表现为轻-中度症状。

出院后随访6个月及12个月时,新冠住院患者的便秘(12个月时为16%/9.6%)、大便干结(12个月时为17.7%/10.9%)发生率都显著更低,其它的消化道长期症状发生率则无显著差异

而根据罗马IV标准(要点为存在反复腹痛,过去3个月内每周至少发作1次,且与排便相关[5])诊断时,共有14例(3.2%)新冠住院患者出院后确诊为IBS,比例是对照组(1例,0.5%)的6倍以上,且其中7例为腹泻型(IBS-D)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仍有一半的新冠住院患者被确诊为其它类型IBS,如便秘型(IBS-C)等。另外,新冠住院患者被诊断为功能性消化不良等肠-脑轴相互作用疾病(DGBI)的比例也更高,但未达统计学显著性差异。

 

GUT:新冠病毒对消化道的长期影响究竟如何?

对研究全人群进行的多因素分析显示,有过敏史、长期使用质子泵抑制剂均与IBS的发生风险上升有关;而仅限新冠患者的话,风险因素还包括住院前3个月内或住院时使用抗生素、入院时存在咳嗽和呼吸困难症状,出院后6个月仍有焦虑等。

GUT:新冠病毒对消化道的长期影响究竟如何?

与确诊IBS有关的风险因素

研究者们认为,新冠病毒抗原长期存在于肠道,导致持久的炎症和自身免疫激活,可能解释了新冠住院患者的IBS发生率增高,但肠道微生物、肠-脑轴改变等因素也可能卷入其中,想要解题也并不那么容易。

GUT:新冠病毒对消化道的长期影响究竟如何?

目前认为导致新冠感染后消化道后遗症的可能机制

(图片来源:Nature Reviews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这个谜题就交给科学家们去解决吧,作为和大家一样的“阳康”人员,奇点糕接下来一定会紧盯消化道,有必要就去医院就诊,毕竟比起皱着眉头盲目硬喝蒙脱石散,明确诊断再对症治疗,才是更加正确的做法。

参考文献:

[1]Marasco G, Cremon C, Barbaro M R, et al. Post COVID-19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J]. Gut, 2022: gutjnl-2022-328483.

[2]Zoghi G, Moosavy S H, Yavarian S, et al. Gastrointestinal implications in COVID-19[J]. BMC Infectious Diseases, 2021, 21: 1135.

[3]Redd W D, Zhou J C, Hathorn K E, et al. Prevalence and characteristics of gastrointestinal symptoms in patients with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infec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a multicenter cohort study[J]. Gastroenterology, 2020, 159(2): 765-767. e2.

[4]Blackett J W, Wainberg M, Elkind M S V, et al. Potential long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gastrointestinal symptoms 6 months after coronavirus infection are associated with mental health symptoms[J]. Gastroenterology, 2022, 162(2): 648-650. e2.

[5]Barbara G, Grover M, Bercik P, et al. Rome foundation working team report on post-infection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J]. Gastroenterology, 2019, 156(1): 46-58. e7.

来自: 奇点网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前途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上一篇 2023年1月12日 下午2:40
下一篇 2023年1月12日 下午2: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