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大学:研究发现疼痛敏感度较高的人在选举时更有可能投票支持“另一方 ”

人们的政治观点与他们的道德观密切相关。有时,人们会受外部因素的影响而改变自己的政治观点,例如,围绕道德主题制定对保守派有吸引力的自由主义政策,反之亦然。但是,人们对导致一个人支持与自己意识形态相反的道德和政治观点的内在属性却知之甚少。

现在,多伦多大学罗特曼管理学院(Rotman School of Management)的研究人员发现了一种特质,它似乎使人们更愿意支持与政治观点相反的人的共同价值观:对痛苦的敏感性。

这项研究的主要作者斯派克-李(Spike Lee)说:”老实说,我们没想到会看到这种对疼痛敏感的跨途径影响。当我们第一次发现它时,我们认为这可能是一种侥幸。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进行了重复研究。我们又发现了它。我们又进行了扩大复制和后续研究以不断发现它。”

疼痛是一种普遍的体验,尽管每个人对疼痛的敏感度不同。大脑成像研究表明,感受他人的痛苦和感受自己的痛苦涉及到共同的神经网络。因此,研究人员假设,对身体疼痛的敏感度越高,对他人身体和社会疼痛的敏感度也就越高,道德观也就越强。

研究人员对 7000 多名美国参与者进行了七项研究,以检验关于疼痛敏感性如何影响我们对政治或道德威胁的感知的不同理论。他们使用一种经过验证的自我报告工具–疼痛敏感性问卷–来测量参与者的疼痛敏感性,并询问他们的政治倾向。

他们发现,对疼痛敏感度较高的自由主义者对忠诚和权威等典型的保守道德价值观表现出更大的亲和力。而对疼痛敏感的保守派则更支持通常与自由派相关的价值观:关爱和公平。

不仅如此,研究人员还发现,较高的疼痛敏感度预示着较强的支持政治观点的倾向,并表现出通常由意识形态对手表现出的投票倾向。具体来说,在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疼痛敏感度较高的自由主义者更有可能投票给特朗普,而不是拜登;反之亦然,保守主义者更有可能投票给拜登,而不是特朗普。

研究人员说:”一些对疼痛高度敏感的自由主义者和保守主义者表现出了他们的意识形态对手通常表现出的投票偏好。但大多数对疼痛高度敏感的自由主义者或保守主义者并没有表现出这种’翻转’的投票偏好。我们对这些发现的解释是以我们的一般假设为指导的,即人类行为是由多重因素决定的。”

总之,他们发现,对疼痛敏感度较高的人通常会增加对’另一方’所表现出的道德和政治观点的支持,而不会削弱对自己所支持的政党的道德和政治观点的支持。

李说:”这并不是说他们的道德敏感度从’只支持我方’转变为’只支持对方’。相反,他们更倾向于支持双方的观点。”

尽管这项研究的发现并没有为在政治两极化的社会中寻找中间立场提供解决方案,但它们凸显了人们的政治观点受情绪和道德情感的影响,而这一影响此前尚未被探索。

李说:”我们越了解一个人的道德情感基础,就越能更好地解释和预测他们的政治观点。”

这项研究发表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上: 态度与社会认知》杂志上。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report/5882741/

(0)
NEXTECH的头像NEXTECH
上一篇 2023年11月13日 下午9:25
下一篇 2023年11月13日 下午10:3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