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涌现的女性创业者

资本市场总是出现性别不平衡的局面,资本更多地流向男性创业者。但根据最新数据显示,创业公司筹资方面的性别差距正在缩小。到2021年前三季度,女性创办的公司在2,661笔交易中筹集了404亿美元,几乎是2019年237亿美元总额的两倍,是2011年36亿美元总额的10倍以上。 但是女性创办的公司筹集的资金仍然较少,从投资者那里得到的估值也较低。资本市场仍然远未达到平衡,远未达到公平。2021110714092529

新冠疫情引起投资公司暂居保守,放缓对初创公司的投资。随着疫情逐渐好转,这一切却开始反弹。但是2020年情况仍不乐观,尽管风险资本总额普遍上升,但由女性创办的美国初创企业的交易数量实际上下降了2%,投资于其企业的总金额下降了3%。

随着风险资本的规模变大,女性创办的初创企业却没能筹集更多的资金,与前几年相比反而大幅下降。2019年,初创企业女性创始人每季度完成150到200笔交易,价值在7亿到9.5亿美元之间。在2020年第三季度,却只完成了136笔交易,价值仅为4.34亿美元。但是好消息是,到目前为止,这种下降趋势已经停止,相反有所上升。

总部设在美国、由女性创办的初创企业估值之和达400.4亿美元,但这个数字实际上没有充分体现女性创始人筹集资金的加速步伐。数据显示,尽管交易量从最近的历史高点略有下降,但女性创办的初创企业在交易总额方面刚刚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时期。2021110714092886

报告显示,在健康技术、金融技术和更广泛的技术领域,女性创办的公司的交易量正在增长。在其他更广泛的科技领域,今年的交易量将增加30%。总的来说,由女性创办的初创公司的筹资总额不断上升。

但并非所有形势都一片大好。例如,报告指出,2020年美国早期创业公司的估值中位数增长了15%,但由女性创办的创业公司的估值中位数仅增长了4%。更糟糕的是,这种差距在2021年一直持续到现在。

性别歧视和结构性偏见以及导致谨慎的投资者都导致女性创始人经常得到比男性同行更少的风险资本。不过,驱动改变的一个明显的催化剂是董事会和资本桌上拥有了更多不同的决策人,这将能够打破筹款中的一些性别差距。

摩根大通和PitchBook发表了一份报告,深入研究了初创企业董事会内部的性别多样性。今年到目前为止,在所有新任命的创业公司董事会中,有近22%的女性,根据该报告,这一数字在三年的时间里翻了一番。

报告还显示,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中的每家公司都至少有一名女性董事,根据斯宾塞·斯图尔特公司的数据,该指数中所有2020年的董事会任命中有59%是女性。9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批准了纳斯达克的新规则,要求大多数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至少有两名多元化董事,或解释他们为什么没有。它还要求公司每年公开披露有关其董事会的某些多样性统计数据。

很明显,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走向公开市场,许多方面可能会在预期中做出改变。同一报告称,截至2021年8月,在过去一年中上市的59家初创企业在上市前任命了他们的第一位女性董事。

与此同时,风险投资方面的变化被证明是缓慢的,这要归功于无数因素,如缓慢的晋升率和金融公司有限的普通合伙人角色。虽然基金经理仍然大多是白人和男性,但更多不同的基金经理的出现,可能会大大影响少数族裔今后的交易。2021110714093052

去年,特丽·伯恩斯(Terri Burns)成为谷歌风投(Google Ventures)最年轻的合伙人,也是第一位担任此职务的黑人女性。今年,Female Founders Fund以5700万美元完成募集其第三只基金;克尔斯滕·格林 (Kirsten Green)领导的Forerunner完成募集其一成长阶段基金;Variant在李进(Li Jin)加入成为普通合伙人后,完成募集一只1.1亿美元的基金。

我们经常听到科技创新是一个圈。随着更广泛的风险投资市场的变化,今年的数据可以成为一个基准,当所有数据在第四季度结束后时,我们将对2021年有一个更清晰的看法。很明显,女性创办的初创企业今年的情况比2020年好,而这就是进步。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前途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