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小理”,没有中国“芯”

一个国家要发展,必须要在核心产业上有竞争力。中国的崛起,最根本的就是核心产业的崛起。这些产业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市场规模要足够大,其次是产业要代表科技进步的方向。

智能电动车就是这样一个产业,汽车行业的市场规模巨大,而且远大于手机市场。而整个汽车行业正处于电动化、数字化、智能化的关键变革时期,全球的汽车市场即将面临一次大洗牌,这正是中国汽车产业崛起的难得机会。

中国对智能电动车的热情,是任何国家都不可比拟的。北汽新能源、上汽这类传统汽车厂商在积极寻求转型,华为、百度等科技企业也在大力介入,还诞生了蔚来、小鹏、理想这类创业型造车新势力。中国人是卯足了干劲要在智能电动汽车领域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

根据中汽协的数据,中国新能源汽车的渗透率和销量都在快速提升,而新能源汽车主要就是电动车。如果中国借助智能电动车变革,在全球汽车产业的地位上升一个档次,那整个中国的经济将再上一个台阶。

“蔚小理”,没有中国“芯”

中国新能源汽车渗透率 数据来源:中汽协

“蔚小理”,没有中国“芯”

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预测(万辆)数据来源:中汽协

然而,也不得不泼一瓢冷水。中国智能电动车行业很可能是表面的热闹,内在的风险很大。最核心的就是汽车芯片严重依赖美国企业,这给整个智能汽车行业埋了一个大雷。而且,这个雷有可能在2030年之前就要爆炸。极端情况下,这个雷足以炸毁中国整个智能汽车行业。

蔚小理,严重依赖外国“芯”

先来看一组数据,下表统计了中国主要智能电动车企的自动驾驶芯片使用情况:

“蔚小理”,没有中国“芯”

通过这张表可以发现,美国芯片在中国智能汽车领域占据统治地位。在传统阵营里面,北汽集团、一汽集团的自动驾驶芯片依赖英伟达,华晨汽车、上汽大众依赖Mobileye,吉利汽车和长城汽车依赖高通;在造车新势力阵营里,蔚来、小鹏、理想全部依赖美国芯片厂商,小鹏汽车依赖英伟达和高通,蔚来依赖英伟达和高通,理想汽车核心供应商是英伟达,只少量使用地平线的芯片。

国产自动驾驶芯片的存在感很弱,只有北汽系能源、小康赛力斯用的华为芯片,上汽集团、理想汽车在少量使用地平线芯片。如果“蔚小理”、上汽、吉利、长城汽车这些企业严重依赖美国芯片,那中国的智能电动车产业就无法摆脱对美国的依赖。

中国在电脑、手机领域面临的“缺芯少魂”问题,在智能电动车领域依然没有解决,甚至问题更加严重。

也许有人会说,以前汽车也要用各种各样的芯片,这些芯片也都是国外的啊,这些年也没出什么问题,现在怎么就不行了呢?

此一时彼一时,芯片对于传统燃油车和智能电动车的价值,是根本不一样的。燃油车虽然也用芯片,但其重要性要小得多。

相对于传统燃油车,智能电动车不仅仅是更换了一个动力系统,而是整个汽车的电子电气架构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下图展示了通用汽车某款传统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内部的电子电路情况,可以发现自动驾驶车型的电子架构要复杂很多。

“蔚小理”,没有中国“芯”

通用Bolt传统车型(左)和自动驾驶车型(右)对比 资料来源:SAMABUELSAMID

智能电动车,更重要的是在电动化的基础上实现数字化、智能化。智能化的核心就是数据计算,数据计算的基础就是芯片。摄像头、雷达、定位导航、汽车通信等零部件,会形成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都要靠汽车芯片来进行计算处理。

“蔚小理”,没有中国“芯”

自动驾驶的级别越高,需要处理的数据量就越庞大,对芯片的要求就更高。

“蔚小理”,没有中国“芯”

随着智能电动汽车智能化程度的提升,芯片对整个汽车的重要性也将与日俱增,也就意味着中国整个智能电动车产业对美国的依赖与日俱增。

推动芯片国产化,智能电动车企才能避免成为中美产业竞争的“炮灰”

中国GDP已经达到了美国70%的水平了,而且中国的GDP增速比美国要快很多。人们普遍预测,在2030年前中国GDP能够超过美国。事实上,按照国际购买力平价(PPP)算法,中国经济实力其实早就超过美国了,中国的制造业增加值也已经超过美日德三国总和。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美国打压中国的战略意志将越来越强烈。中美之间也许不会发生军事对抗,但经济领域的对抗必然会越来越激烈。打压中国的产业升级,扼杀中国几个核心的科技产业,将是美国打压中国的关键手段。

无论是对中国还是美国,智能电动车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产业,也是经济增长的核心驱动力。智能电动车,既有科技属性,又是高端制造业,整个行业的产值又异常巨大,中美之间又是直接的竞争关系。这种情况下,美国出手打压中国智能电动车产业的战略动机就会越来越强。

美国是否出手打压别国,有一个重要的标准,那就是美国本土有没有这个产业。如果美国本土没有,那他有可能放你一马;如果美国本土也有这个产业,而且是战略性产业,那即使是盟友,美国也绝对不会手软。例如,在民用航空领域,欧洲的空客是美国波音的最大对手,为了对付空客,这些年来美国可没少耍手段;法国阿尔斯通和美国通用电气直接竞争,为了打压这家法国企业,美国甚至抓捕阿尔斯通高管,逼迫阿尔斯通公司把自己至关重要的电力设备业务廉价卖给通用电气。

智能电动车,也是美国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美国不仅有特斯拉和RIVIAN这样的新创公司,还有福特、通用汽车这样的传统车企亟待转型。美国为了扶持智能电动汽车产业的发展,可谓不遗余力。2021年,美国通过了基建法案,要在未来8年时间内向电动车行业投入1740亿美元,这笔钱将主要用于加强电动汽车供应链、为消费者购买美国国产电动汽车提供抵税优惠、资助地方政府2030年前在全美安装50万个电动汽车充电桩、完成联邦政府车队和全国20%校车“油换电”的目标。

2021年8月,拜登签署了一项总统令,要求美国到2030年要把纯电动汽车(EV)等电动车在美国新车销售中所占的比例提高到50%。在拜登的“重建美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计划中,不仅给特斯拉等电动汽车厂商延续了7500美元/辆的税收抵免政策并取消了每家车厂能享受的数量上限,还给美国工会工人组装的电动车提供了额外的4500万美元抵免。美国政府对福特、通用汽车的支持力度也很大,拜登甚至亲自前往密歇根试驾福特新型电动皮卡F-150。可以预见,智能电动车这块肥肉,美国是无论如何不会放过的。

“蔚小理”,没有中国“芯”

对特斯拉等美国电动汽车企业威胁最大的,无疑是中国的电动汽车军团。就连马斯克都认为,对特斯拉最具竞争力的公司可能来自中国,“中国市场竞争异常激烈,那里有一些非常好的公司,而且员工工作非常努力。”

按目前的态势发展,中国的一众智能电动汽车企业,不仅会在中国挤占特斯拉的市场份额,甚至会在欧洲等国际市场,对特斯拉、福特等美国车企构成威胁。这个时候,美国政府有非常大的可能性直接出手,打压中国智能电动汽车企业。

芯片,就是美国打压中国智能电动汽车产业最核心的抓手。我们来假设一种情况:到2025年,蔚来、小鹏、理想等公司的年销量都突破100万辆,每年营收上千亿,已经实质威胁到特斯拉的市场地位。美国政府突然出手,对蔚来、小鹏、理想的供应链进行封锁,不让英伟达、英特尔、高通、Mobileye给中国车企提供芯片。这个时候,中国车企即使年销量上百万,也会瞬间陷入休克状态,其处境不会比2018年的中兴好多少。

退一步讲,即使美国不全面断供中国的汽车芯片,也完全可以以芯片为砝码,获得非对称竞争优势,比如:美国出台政策,让英伟达、英特尔、高通、Mobileye的汽车芯片优先供给特斯拉、福特、通用汽车、Rivian等美国车企,限制中国市场的芯片供应量。假如每年供给中国市场的芯片数量限制在100万以内,就会极大地限制中国智能电动车的产能。

由于芯片短缺限制汽车产能,并不是理论假设,而是已经多次发生的事实。以蔚来为例,芯片短缺一直对其造成困扰。早在2020年四季度财报会议上,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就透露过,当时蔚来已经具备月产1万台电动车的能力,但受限于芯片短缺和电池供应,一个月仅能生产7500辆。本来全球芯片就异常紧张,美国完全可能优先供给本土企业。

除了限制产能,限制技术等级也是美国可能使用的招数。随着自动驾驶等级的提升,对芯片技术性能的要求也更高。美国可以断供中国市场的高端芯片,只提供低端芯片,让中国的智能电动车整体落后美国一个等级。比如,当特斯拉、Rivian可以实现L4级自动驾驶的时候,中国的蔚来、小鹏、理想由于汽车芯片的算力限制,只能解锁L3级别的自动驾驶能力。

要想提升自动驾驶技术水平,除了算法优化以外,算力供应也得跟上。根据华为、IDC、SAE的预测,实现L2级别及以下自动驾驶需要的算力不超过10TOPS(每秒一万亿次计算),要实现L3级别则需要30-60TOPS算力,L4级别需要的算力超过100TOPS,完全自动驾驶的L5级别需要的算力甚至超过1000TOPS。

只要把给中国车企提供的芯片算力锁定在100TOPS以下,就可以把中国车企的自动驾驶能力锁定在L4等级以下;如果把芯片算力锁定在50TOPS以下,那就很难解锁L3等级的自动驾驶。

这样一来,整体比特斯拉落后一代的中国车企,将在国际市场上毫无竞争力。就像美国现在对华为所做的那样,限制华为的5G芯片,不限制4G芯片,这样也可以大大打击华为产品的竞争力。有了可实现5G通信的苹果,谁还愿意买只有4G的华为呢?同样的道理,如果有L4甚至L5级别的特斯拉,谁还愿意买只有L3甚至L2的蔚来、小鹏呢?

芯片断供,始终是悬在中国智能电动车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近期,美国对俄罗斯的极限制裁,为中国产业界敲响了警钟。英特尔、AMD、英伟达、高通断供俄罗斯的芯片,苹果不卖手机给俄罗斯,甲骨文断供俄罗斯的数据库软件。不仅如此,美国还施压韩国三星断供俄罗斯的存储芯片。美国在科技产业上对俄罗斯的封杀,已经对俄罗斯社会的运转带来了严重影响。近日,据俄罗斯媒体 Kommersant 报道,俄罗斯正在面临云服务存储空间不足的窘境,存储空间只够用两个月的时间,可能会导致国家信息系统的运行出现问题。欧美各个汽车厂商已经退出俄罗斯市场,同时美国在芯片上断供俄罗斯,即使俄罗斯有国产汽车品牌,也会因为缺芯而无法生产。

对美国而言,最大的对手不是俄罗斯,而是中国。可以预见,一旦中美因为某个地缘政治冲突而发生激烈对抗,美国有很大可能性会从芯片入手,对中国的智能汽车产业发起极限制裁。

蔚来、理想、小鹏这些智能电动汽车企业,如果想要在极端环境中生存下来,现在就要为5年后美国芯片可能全面断供的风险做预案。汽车芯片供应链的国产化,不仅仅是一个国家竞争问题,而是车企本身的生死存亡问题。如果5年后出现那样的极端情况,这些车企的国产芯片供给率至少要在50%以上,才能维持企业的生存。也就是说,在2027年以前,蔚来、小鹏、理想的芯片,要有50%以上是国产厂商提供,另外50%依然是英伟达、高通、Mobileye等美国厂商提供。

供应链的国产化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并不会一步到位。假设国产芯片供应率每年提升10%(这个速度已经很快了),那也要立马行动起来,才可能在2027年实现50%的国产率:2023年10%、2024年20%、2025年30%、2026年40%、2027年50%。

很明显,现在蔚来、小鹏、理想的芯片供应链国产化进度是要慢于上述进程的。

中国并不是完全没有汽车芯片企业,华为、地平线等厂商的芯片产品,技术水平并不比英伟达、高通、Mobileye差很多。

“蔚小理”,没有中国“芯”

现在整个AI芯片领域都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即使是美国的英伟达、高通也在持续更新自己的技术产品。足够的市场是汽车芯片厂商进步的根本动力,获得大量的订单,才能形成足够的现金流,来维持高强度的研发投入;同时,已经研发出来的汽车芯片产品,只有经过大量的市场验证,才能不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也才能持续提升芯片的性能。

合作伙伴是需要培养的,国产芯片供应链也是需要培养的。国产汽车芯片厂商的发展,离不开蔚来、小鹏、理想这类整车企业的扶持。如果中国的智能汽车厂商不支持国产芯片厂商,那国产厂商的技术跟美国英伟达、高通、Mobileye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这种情况下,遇到美国断供的极端情况,国产供应链是顶不上来的。不仅国产汽车芯片厂商的技术差很多,产量也远远满足不了要求。

芯片扩产能也需要一个过程,工厂需要一个一个的建设。没有足够的市场订单,国产芯片的产能也上不去。假如2026年国产芯片的产能还只够支撑100万汽车使用,那当2027年需要700万芯片的时候,是不可能实现的。

诚然,要实现汽车芯片的国产化是一个漫长且痛苦的过程,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汽车厂商也会有自己的顾虑:国产芯片的技术性能的确比美国芯片要差一些,现在汽车行业竞争这么激烈,汽车厂商肯定要选用最好的芯片,来打造最好的智能电动车;如果用国产芯片,可能会激怒美国芯片厂商,让自己拿不到最新的芯片产品。但是,智能汽车厂商需要明白,从现在就开始有意识地培育国产芯片供应链,不仅仅是帮助国产芯片企业,更是为自己打造一个可堪重用的备胎,以备不时之需。如果现在不愿意做出一些妥协和牺牲,等到美国断供这种极端情况出现的时候,自己以前的所有努力都会瞬间归零。跟这个代价相比,培育国产芯片供应链的代价就要小得多了。

 

来源:数据猿

声明:本站原创文章文字版权归前途科技所有,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本站转载文章仅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前途科技立场,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3月23日 上午8:30
下一篇 2022年3月23日 上午9:3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