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前途国际首页
  2. 增强/虚拟现实

虚拟协作能让AR/VR焕然一新吗?

大多数读者应该都曾经在企业环境中工作过。现在,我们中的一些人是数字游牧民,在能找到WiFi信号的任何地方工作,直到有人创建全球互联网覆盖。 在朝九晚五的工作中,会议是最浪费时间的事情之一——除了一般的上网、愤怒地回复微博上的帖子和微信聊天之外。 让我们来谈谈使用增强现实(AR)或虚拟现实(VR)的虚拟协作是如何帮助改变现在的工作模式——或者至少证明会把工作变得更有趣。

不仅仅是可视化协作

去年,我们告诉过你9家可视化合作初创公司,它们大多只是提供了更花哨、更高科技的方式,在分散的工作地点之间组织和举办会议。例如,洛杉矶一家名为Oblong Industries的初创公司已经为一款名为Mezzanine的系统筹集了超过1.03亿美元的资金。该系统拥有大的高清屏幕,允许多个视频源和多个用户实时分享和处理内容。这很好,但我们想要的是星球大战级别的虚拟合作,就像星球大战中Dark Lord 以一种阴影全息图的形式出现,诱使他的黑暗面徒弟做更多的坏事。

VR / AR的衰败

但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到目前为止,AR和VR还没有真正实现特效或数十亿美元的市场,几乎每家研究公司和媒体每年都在预测这一市场。去年早些时候,初创公司Magic Leap的这款半失败产品及其超大的蒸汽朋克眼镜更是打破了AR/VR的魔咒。但事实证明,这款眼镜并没有带来宣传效果,也没有带来23亿美元的投资。还有其他迹象表明AR/VR的衰败:硅谷的一家名为Meta的公司已经为其AR可穿戴技术筹集了7300万美元,该公司让用户能够操纵全息图并凭空生成可视化,在9月份从中国一家公司获得另外2000万美元资金的交易失败后,该公司似乎即将倒闭。

VR/AR还能带来变革吗?

不过,去年10月,数据研究公司CB Insights还发布了一份19个行业的清单,预计VR/AR将转型(至少分析师没有说“颠覆”)。排名靠前的是“活动和会议”,其中大部分是被动的、非互动的虚拟现实体验,例如与保罗·麦卡特尼的沉浸式音乐会

正如CB Insights指出的那样,这款应用是由另一家硅谷初创公司Jaunt开发的,该公司在过去5年里筹集了约1亿美元。(至少在几年前,我们认为Jaunt是最热门的虚拟现实初创公司之一。)上个月,就在Meta发出解雇通知的同一天,Jaunt在芝加哥收购了另一家名为Teleporter的混合现实初创公司(由CEO兼动作明星Jason Statham领导)后,宣布将业务重点从娱乐内容转移。Teleporter的技术将人和物体转化为实时的3D流,用于虚拟现实/现实应用。Jaunt正在利用Teleporter的技术打造自己的XR平台,目标客户是B2B客户,这些客户希望为AR应用创造真人大小的化身,比如向远程办公室发送实时的人力资源黑魔王(dark lord of HR)全息图,宣布新一轮裁员。

虚拟协作能让AR/VR焕然一新吗?
互联网上充斥着显示VR/AR潜力的图表。我们仍然需要等待。

事实上,尽管VR/AR应用程序仍主要与游戏和娱乐相关,但许多初创企业正在提出一个商业案例,即未来至少部分取决于商业。去年我们用八个不同的例子讨论了这件事:增强现实的商业应用。例如,一些公司正在开发增强现实应用程序,用于技能培训,或者帮助客户想象一张新地毯如何铺在房间里,通过智能手机应用程序或智能眼镜在真实空间中叠加图像。医疗保健是我们之前讨论过的另一个商业案例,尤其是在手术中的AR。

Spatial

虚拟协作能让AR/VR焕然一新吗?

总部位于纽约的Spatial公司是一家看起来很酷的初创公司,它为商业虚拟协作提供了支持。Spatial成立于2016年,去年10月在一轮种子轮融资中获得了830万美元,其中包括18位不同的投资者。

Spatial联合创始人Anand Agarawala和Jinha Lee都有丰富的3D和AR应用经验。Agarawala成立了一家名为BumpTop的公司,将您的桌面变成了一个互动的三维工作空间,在2010年谷歌收购了它之前已经筹集了大约170万美元。他在开始创建Spatial之前,为早期版本的Android和Google Photos工作。Lee在麻省理工学院、微软和三星研究了3D界面,最终发明了一种叫做spacetop的东西,一种手势控制的3D电脑,它可以让用户在缩小了一块Wonka巧克力后进入屏幕。 

虚拟协作能让AR/VR焕然一新吗?
Spatial利用虚拟形象将虚拟协作提升到一个全新的水平,并能够在共享工作空间中操纵AR对象。来源:Spatial

Spatial的虚拟协作平台与硬件无关,这意味着它可以与任何AR头盔一起使用,比如Magic Leap或微软的HoloLens。然后,您可以在自己喜欢的硬件上滑动并开始工作,每个用户都可以在一个无中天的共享空间中工作,就像在Minority Report中一样,同时与可能正在参加虚拟协作会议的角色进行交谈。用户首先使用一张数码照片创建一个虚拟头像,然后通过人工智能和面部生物识别技术将其转换成某种3D全息图。然后,您可以使用您喜欢的硬件并开始工作,每个用户都可以凭空创建一个共享空间,就像在电影少数派报告中一样,同时与可能参与虚拟协作会议的虚拟人员交谈。据Engadget的一位撰稿人介绍,NASA对计划火星相关任务的技术很感兴趣。

虚拟协作的下一步是什么?

大型科技公司对虚拟协作感兴趣。例如,Fast Company最近深入研究了微软如何尝试重塑视频会议,其中一部分策略涉及一种“全息技术”,参与者可以使用HoloLens和耳机来共同观看3D虚拟对象,包括操纵 在VR环境中以不同方式查看它的对象。这一概念已被应用于其他方面,使虚拟现实更具社会性。例如,我们特别提到的一家硅谷公司AltspaceVR创建了虚拟空间,用户可以在其中闲逛,无论是玩游戏还是烧烤。位于西雅图的Pluto VR重点关注虚拟协作技术的沟通方面。

更多虚拟协作创业公司

虚拟协作能让AR/VR焕然一新吗?

尽管如此,这些用例中的大多数都属于娱乐或游戏。一家名为Vr-On的德国初创公司已经为其基于vr的虚拟协作平台Stage获得了大约150万美元的收入。该平台可以让用户像在现实中一样观看、体验和讨论设计和布局。这款软件的许可起价约为225美元,不过没有说明这款软件是否会让虚拟人物像在现实生活中那样,打个哈欠,毫无顾忌地浏览手机,从而产生额外的费用。

虚拟协作能让AR/VR焕然一新吗?
德国创业公司Vr-On为安全虚拟协作创建虚拟现实环境。来源:Vr-On

Vr-On还强调安全性,内置的身份验证功能可以防止商业间谍。

虚拟协作能让AR/VR焕然一新吗?

Imaginate是一家印度公司,已经融资50万美元。该公司开发了一个B2B虚拟协作平台NuSpace,用于专业培训和教育。这项技术需要最小的带宽(比视频会议所需的带宽要少),并且与硬件无关,允许用户在虚拟现实中与逼真的化身进行通信。他们的一些客户包括思科、联合利华和大都会人寿,因此他们应该已经有成型产品。

结论

我们可能已经意识到VR/AR不会有什么神奇的飞跃,但会逐渐采用这些有意义的技术。虚拟协作当然是这些业务案例之一。公司不仅可以节省旅行费用,还可以节省时间,尤其是在建筑等行业,在VR或AR环境中仔细研究详细的3D设计或项目,真的可以加快工作进度。随着5G网络的出现意味着虚拟协作可以随时随地发生。

如果想查询文章内提到的其他文章连接,请在下面留言,我们会尽快发布出来。也请同时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NEXTECH”,会有更多科技新闻发布!

虚拟协作能让AR/VR焕然一新吗?
前途国际“NEXTECH”订阅号

前途开展海外创新企业考察业务,关注全球创新趋势,考察国家涵盖美国,欧洲,以色列,日本,韩国等国家,领域涉及3D打印人工智能增强/虚拟现实区块链云计算金融科技绿色科技物联网生命科学大麻科技纳米科技新太空科技机器人等。

原创文章,作者:NEXTECH,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accesspath.com/vr/virtual-collaboration-ar-v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